欢迎访问华乐美文网

圣诞节的雪

作者: 文清 来源:美文阅读网 时间:2019-07-25 11:53 阅读:3033 次 字体: 在线投稿

  西方的圣诞节。那么早,洁白的雪就来唤醒我沉睡的眼睛。雪的飘洒,让我瞬间清醒。来到窗前,看着外面下着的大雪,想起昨天晚上本市播报的“有中到大雪”的天气预报。本没想出门,却因漫天飞舞的雪的诱惑而出行。今天的出行与圣诞节无关,却与飘下的雪有联。

  长久以来,人们一直向往一个飘雪的圣诞节,一个围着炉火在圣诞树下拆礼物的圣诞节,一个有教堂弥撒聆听钟声沉醉的圣诞节。今年圣诞节的这场雪如约而至,给期盼节日的人们增添了更多的乐趣。听过苏芮的那首歌“MerryChristmas,我祝福你,夜空中有点点的焰火,这圣诞我期待已久,就让我拥有今夜的幸福……”我想,拥有一个浪漫温馨的圣诞节,或许是每个人心中小小的愿望吧!白色圣诞节,让人觉得温暖。因为看到雪花飘舞就想到热腾腾的火炉,想到圣诞老人火红色的棉袄,想到咖啡的热气和红酒为脸颊添上的一抹色彩……

  圣诞节的雪一片一片飘落,点缀着喧嚣的白天和宁静的寂夜。白色的雪,绿色的树,衬着红衫皓须的慈爱老人,驾着辘辘车送来了圣诞节。一路行走,时不时的能听到卖东西的商贩在向过往的行人热情地问候着“圣诞快乐!圣诞快乐!”他们是想以此来增加自己所售物品的销量。也看见许多商家的落地窗都喷上了雪花和圣诞快乐的字样,饭店、商场、超市都在门前挂上了由霓虹灯和彩条装饰的圣诞树,服务员也都戴上了圣诞老人的小红帽,门庭若市的商场前高声播放着快乐的圣诞歌,到处都洋溢着节日的气氛,让行人都感受到了西洋节日给人们带来的快乐。

  圣诞节的雪,欢乐地跳跃着,铺天盖地般将大街小巷装扮成一片白色的海洋。天地间成了洁白的宫殿,即使最黑色的东西此刻也都没有了本来的色彩,都成了洁净的白色。山野之间都有了白色的曲线,更显出了她的婀娜多姿。风轻轻的吹起,雪花随风飘舞,给着份洁白的静增添一丝动的美丽。雪越下越大,满天飞舞,似烟非烟,如雾非雾,城市笼罩在茫茫大雪之中。鹅毛般的雪花,从铅灰色的天空中悠悠飘下。像玉一样纯洁,像雪莲一样洁白,像柳絮一样柔,像满天的白色蝴蝶在迎风起舞,又像一朵朵美丽的白菊花在风中怒放。

  一个人在风雪漫漫的飘洒中独行,只听得我的脚下发出“咯吱”的声响。一路走来,回头望是一串串或深或浅的脚印。那些深浅不一的脚印中,似乎留下了我太多记忆中的旧事。清晰的记忆里,总能弥散出昔日的思绪和心情。回忆在那陈旧的思绪中,清晰地记录着曾经的父女情深。去年的今天,父亲还在跟我讲圣母玛丽娅的故事,而今天父女却是阴阳之隔。再不能与父亲同听“大雪飘,扑人面,朔风阵阵透骨寒。彤云低锁山河暗,疏林冷落尽凋残”的《林冲夜奔》;再不能与父亲同吟那“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诗词对酌;再不能与父亲同谈“古今多少事,尽付笑谈中”的三国,再不能与父亲共论“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的红楼……

  在思索旧事的时候,更喜欢在冬天的雪中或者夏天的雨中独行,仿佛能在其中寻到昨天的影子。今天踏着圣诞节的雪,行走在我冬天里的情人——柔情的雪的怀抱里,感受到了白色的、精灵一样的圣诞节轻舞飞扬的雪给银装素裹的冬日带来的那份恬静。喧嚣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依稀地传来,被空气过滤得像一支断断续续的歌剧。思绪漫步于寒江雪柳的江岸,心灵上的冰山不知从何时起,才能一点点融化。也许这多情的雪,能随着一股清风的袭来,慢慢把我干涸的心灵浸润。

  圣诞节,于我而言,它不是一个节日,更多的是祝福问候的化身!当我无数次听到“圣诞快乐”这四个字的时候,我不知道两千年前那个叫“玛利娅”的女孩是什么心情,想来她应该是痛并幸福着的吧!也许,她做梦也不会想到,后人们会以她的疼痛,来作为这一天快乐和狂欢的理由!一串串的满天星,弥漫着温馨浪漫,而这浪漫的背后又有多少凄苦呢?同样的圣诞,同样冰冷的寒天,同样独自一个人坐在电脑面前敲打着那熟悉的键盘字母!与去年不同的是今年的圣诞节下了好大的雪,与去年不一样的心情和不一样的对人生的感悟。

  飘雪的圣诞节,比无雪的圣诞更多了些许节日的气氛。平安夜我没有出去,圣诞节却因温柔的雪的邀请而与雪同行。在网上看到:英国全境17日和21日夜普降大雪,气温骤降。虽然漫天大雪给人们的出行和交通造成不便,但也给人们带来种种乐趣,英国人也迎来久违的白色圣诞节。看来下雪的圣诞节是受世界各国朋友青睐的。在银装素裹的天地间,独自在品味这白茫茫的素淡。雪落在枝头,落在山间,覆盖天地万物。唯有此时,所有的都是一样的白色,没有了高贵低雅,没有了富贵贫贱,世间变得是如此的平等。

  天黑了,圣诞节的雪还在下着,我逃出喧嚣中虚假的快乐,向家的方向走去。行走在飞舞的雪中,看着雪花飞舞。我伸出手,让雪花落在我冰凉的手心里,任它在我的手心里化成一汪水,雪越积越多,似乎要把我浸透淹没。此刻的窗外已经被圣诞节的雪覆盖,远山苍茫,雪域荒凉。我隐没在窗外那块深厚的黑色里,窗外的雪花一片一片在空中旋转。飘雪的圣诞节,不眠的狂欢夜,让我想起了彭鹏唱的那首《圣诞节的雪》:“雪下的好大,落在窗前我该想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