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乐美文网

军人,那刺眼的橄榄绿

作者:秋水伊月 来源:九九文章网 时间:2019.08.12 23:01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远在部队的你,是否还记得那些年我们奇迹般的相遇,你淡淡得笑容和那在太阳映衬下显得格外俊朗得面颊从此映入了我的心扉,再也lank'>922.html' target='_blank'>挥之不去。似是那一刻起我便在心底暗暗起誓,这辈子都要追随着你!
  
  那年,十八芳华,跟所有情窦初开得少女一样,我也会被言情小说或偶像电视中谋一个片段感动得痛哭流涕、我也期待生命里会和一个高大帅气得男主角展开一段马拉松式得恋情,而后步入婚姻的殿堂,一切都似朝霞般诱人神往。
  
  那月,你拧着橄榄绿得军包走出火车站,我也飞奔着去迎接一个许久不见的故友,咱们就这样在一个街角拐角处迎面相撞,你绅士得将我拉起并拍拍我身上的尘土,并笑着说是自己不长眼,这么个柔弱得姑娘怎受得起你这迎头一撞……我只是静静的看着你,其实你并不知道,就那一秒你便撞进了我的心。
  
  那天,你牵着一个恬静的女孩子出现在我的视线,咱们都相视一笑,其实我心底暗喜,原来你依旧还记得我,却不想在走出百十米远后你又追上来解释,今天是跟着表妹来出逛街。咱们交换了联系方式,只是那个冬天,咱们两三次相约出游后,你依旧踏上了归队得列车,只是听着火车汽笛鸣响,紧扣的十指一点一点分开,列车启动,我只是站在月台看着承载着你的那班列车渐渐消失在视线,从此,我们便陷入了这张的巨网,只得由QQ、电话来舒缓感情的虚拟空间。幸福如我,就似你说的一样,在空闲时候有一个可等、可想、可念的人,也是一种满足!
  
  那时,我是寝室公认的电话粥大王,因为我们总是在深夜依旧不愿挂断电话,只是想多听一秒对方的声音,似乎这样就能感觉我们得心还在一起。有时间你因任务外出,我总是一条条信息提示你注意身体;有时间你因有检查不能用电话,我总是煎熬的等待着一月又一月。如所有恋爱中的小女人一样,我也会闹脾气、我也会耍性子,你总只是淡淡告诉我,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选择了你就等于选择了等待和煎熬。
  
  那次,你的肩章又耀眼了一分,我还只是等待,一年又一年、一月又一月、一天又一天,尽不知从我们相遇起,已经五年有余。我似乎已经是村里的“大龄剩女”,父母的催促、朋友的红色请柬总是一次次刺痛着我的心,你却总是说现在还是奋斗时期,等升级为**的时候就马上来迎娶我,我也总是痴痴得一次又一次相信你这虚无得承诺。
  
  那刻,是咱们相识相恋的六周年纪念日,你依旧面带着我记忆里那淡淡的笑容出现在我面前,有惊喜、也有激动、更有的是以为你会为我带上那枚结束我们这场马拉松终点的戒指,你只是对我说,不想再当误我,让我忘了你这个不应该出现在我生命里的过客……所有的梦都碎了,我想忘了你这个过客,只是你似乎在我生命里停留了太久,久到我任何一处回忆都能牵扯到你、久到我一闭眼睛梦里就是你……
  
  那秒,接到一个意外的电话,依旧是那个淡淡的声音,电话那头你对我说,你要结婚了,想让我第一个知道这个消息!我笑了笑,只是说了声祝福你,竟不知何时起,咱们已经沦为擦肩而过的“路人甲乙”……我不知道是上帝跟我开了一个玩笑,还是做为军人的你只因无聊想找寻一个用来打发时间的工具。
  
  曾经有朋友说过,等待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是需要勇气与信念,我的等待尽不知是为自己编制了一个陷阱,只是不知道何时起,这个陷阱里被你布满了荆刺藤条。军人,那刺眼的橄榄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