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乐美文网

母爱从不懦弱

作者:布衣粗食 来源:九九文章网 时间:2019.08.13 00:03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母亲为什么那么懦弱,他一直不明白。母亲怕打雷,怕陌生人,怕暗夜;母亲只是低着头从早到晚忙碌在田间地头,从不敢和人争执,即便是有人用刻薄的言语羞辱她,她也只能默默流泪,不敢和人对言几句。
  
  他还小的时候,母亲这不容许他做,那不允许他碰,生怕他惹事生非。特别难以理解的是,他想和同龄的孩子做游戏,母亲也要哭哭滴滴赶来,费尽口舌劝他回家。
  
  因为从小失去了父亲,他不得不和懦弱的母亲相依为命,母亲的话他自然不敢不从。也因此,他变得越来越孤独,变得像一只可以任人宰割的羔羊一般温顺。
  
  十六岁那年,他被同学狠狠地揍了一顿,身高一米七的他,被打得鼻青眼紫,但母亲那句“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话犹在耳边,他只是握紧了拳头,使劲吞了口唾沫,给了自己一个人生的目标——他要成为一名身体强壮的运动员,能保护自己和母亲。
  
  幸运的是,高中毕业那年,因为他的跑步成绩优秀,被选入了省长跑队。坐上运动员专车的那一刻,母亲和他挥手告别,他本以为,母亲会鼓励他,可事实上,母亲只是抹了一把眼泪,说了一句“革命军人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当然,这一回,身为运动员的他没有听母亲的话成为一块任人搬移的砖,而是成为了一个坚强的铁人。在长跑队,他日夜苦练,成绩越来越好。两年后,他在省运会上取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绩。从那一刻起,他以为自己彻底摆脱了懦弱的影子。
  
  然而,也就是那年冬天,他和队友在强化训练的时候,他狠狠地跌了出去,头部受挫了,晕厥了过去。虽然,经过极力抢救,他和死神擦肩而过了,但因此,他的身体变得很虚弱了,连担水这样的轻体力活也做不了了。省长跑队安排他回家静养数年,等身体恢复后由地方安排工作。本想成为运动员保护自己和母亲的他又回到了母亲身边,他感到了绝望。
  
  他每天把自己反锁在屋里,一整日一整日。医生说,因为头部受挫,他还并发了抑郁症、狂躁症、四肢无力等多种疾病,指不定就会做出出人意料的举动来,更可怕的是会有虐待自己的行为出现。可母亲总相信,母爱是最好的药,不仅可以让他恢复体力,还可以让他重新树立信心。
  
  那天,天气晴朗,母亲说要带他出门散散心,他点点头答应了。可到半路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头脑晕晕乎乎,浑身充满了力量,接下来他握紧拳头,使劲推开母亲,跌跌撞撞跑了一千多米——他突发了狂躁症。
  
  当他恢复意识,停下脚步的时候,母亲已经被他这使劲一推,瘫在地上半天动弹不得了。那一次,他哭着向母亲说——“对不起”,他只是脑子里忽然闪现出在长跑队的生活,耳边听到了无数的呐喊、加油声,不得不迈开脚步冲向终点了。那一次,母亲没有哭,使劲爬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想——既然他的潜意识里还能“跑”,那从明天起,家就是他的长跑训练场。
  
  从此,母亲卖了家里唯一的一头母猪,买来碎石把家门口通往山脚的路铺平了,铺成跑道的模样。母亲和他并肩站在了一起,开始了艰苦的训练,母亲把他康复的希望寄托在了那条长长的碎石跑道上。每次训练,年过五旬的母亲都被他远远地抛在了身后,但每次母亲都咬牙坚持跑到终点,母亲要给他鼓励,给他人生的暗示——只要努力不懈,每个人都会是最棒的,每个都可以成为钢铁般的战士。
  
  一年后,母亲又东拼西借了一笔钱,把碎石路改成了水泥路。
  
  因为不抛弃、不放弃、坚持不断地训练,因为有母亲的鼓励,他变得越来越坚强了,身体也渐渐恢复了。虽然,他不能重回运动场,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终于可以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了,他能工作了。当他坐上去县城的公交车的时候,他使劲朝母亲挥手告别,母亲依旧像多年前那次送别一样,抹着泪水。但此刻,泪水涟涟的母亲,似乎变得越发高大了,像一个钢铁铸就的战士。
  
  原来,哭哭滴滴的母亲并不比别的母亲懦弱。母亲的泪水,就像春天的雨滴,悄无声息地滋润着他,一直给他温暖的力量。母亲之所以显得懦弱,那是因为她早早失去了丈夫,孤苦无依,如果你懂得它,它就是一把人生钥匙,能打开一片母爱浓浓的蓝天。
  
  作者:朱钟洋笔名:布衣粗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