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乐美文网

离开地球表面

作者:苏晓玥555 来源:九九文章网 时间:2019.08.13 01:03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一兔子奇遇
  
  “虽然往年市一中平均分550,但是很有可能下降30分。”,老师在讲台为同学分析中考,极力安慰没考好同学的情绪。
  
  然而有些女生就是惹人烦,实在不理解她们,不就是距离分数线差了那么几分嘛,用得着哭哭啼啼仿佛见不到明日的阳光一样。
  
  如果534分就惨绝人寰了,那么我350还怎么活。
  
  窗外阳光明媚,花瓣上流转着阳光的润泽,其实我也挺伤感的呢,因为——我要和许非然分开了。
  
  同样是玩,确实不一样的身份。我不就打了耳孔偶尔浓妆时常翘课翻墙么,不就是成绩不太好么,就被老师冠以问题学生的身份,成了老师口中整治不良学生的每每案例。
  
  但是许非然绝对是表里不一,不就是仗着成绩全级前十么,我的朋友他也有来往,不过他总是将自己生活安排到有条不紊,对此我很无奈,哦不,是敬佩。
  
  原以为带着这样成绩单回家会挨揍,不过让我大跌眼镜。老爸扶额忧思三分钟,背影沉重。我在心里做好了各种坦白,1考试题太难2老爸老妈忙于生意,压力大还不幸福3爸,我错了,我平时贪玩学习不认真,老爸,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学习,下次去把班级第一拿来。各种应对措施做完,老爸凝噎:“小珂,对不起,老爸平时忙于工作没照顾好你,你说,你想上哪个学校爸爸给你掏钱……”
  
  我内心的小人欢腾鼓舞,“我要去市一中。”
  
  “嗯,爸爸知道了!”
  
  吃完晚饭,我去看仔仔,它是我收养的一只灰兔子。向来温顺的它此刻却双眼通红,我打开笼子,递去青草,它却蹦到我的手边,用毛绒绒爪子写到:“这么幸福的你,一定会先于他人离开的。”,丫的,居然诅咒我。只见仔仔以闪电般速度冲出房门,“媛姨,抓住它。”,媛姨刚回神,它已消失在我的别墅,这座环境幽美的山林。
  
  二矛盾重重
  
  “吖咦,你怎么会在这里?”,许非然握着的矿泉水瓶在手机划了一截,我捂着肚子笑抽在地。
  
  他刚上完体育课,汗水爬满了他的额头,浸湿了他的衣衫,超大号的篮球服也被他穿得格外好看。
  
  “我以为你……不念了呢。”,他又补充了一句,尴尬得笑笑。
  
  想起我曾经告诉他本姑娘要闯天涯搬砖卖盗版碟自己不适合念书而他居然信了,我笑到连肚皮都发痛。
  
  回到教室后,已经上课了。数学老师喊了几位同学上去做题,我刚回到座位,就被他叫上去。
  
  虽然是学过,可我不会啊,题目要求越过河流找到距离甲乙丙三地一样近的地点,作为供应处。我握着粉笔在黑板上点了点,不觉中画了一条河流,两条小鱼。
  
  当我下去时全班已然笑翻,数学老师却生气了:“余珂,平时怎么学的。要是不想学,就不要浪费家长钱,交了钱就了不起啊不好好学习了啊!”
  
  心底莫名刺痛,就像无数小箭瞄准每一个毛孔刺入。“就你这样还能当老师?”,我将课本狠狠摔向桌面。“出去,滚出去。”,老师发飙了,从没有人那样对我说话,我怕眼泪夺眶而出,于是故作声势得走出教室,走廊里我的摔门声回响着。
  
  背影昂扬内心悲怆,拼命压抑着眼泪,上课期间的学校除了稀稀落落的教职员,就剩朗朗书声。
  
  “嗨,不开心啊?”,厕所里一位女孩拍了下我的肩膀。
  
  我刚想在她身上发火,却见她右手夹着烟,连说话都带着浓烈烟味。根据衣着判断家境一般,但是眼神深邃如海像是融入了整个世界的寂寞与忧伤。
  
  “没有啦。”,相逢何必相识,我傲然走开了。
  
  傍晚我借来一瓶眼药水,多滴了几滴,再用手把鼻头揉红,“老师,我感冒了,我真的很难受。晚自习可以不去吗?”。
  
  “唉,看你吧。”,明明是年轻老师却叹了气,我拿着请假条义无反顾走出校门,却发觉未接电话里一个陌生号码。
  
  “珂,我知道你是许非然女友,可是我很喜欢他。可不可以让我和他相处几天,哪怕是几个小时几分钟也好。我知道要求很过分,但是你不答应的话我会很痛苦。”,手机里女孩声音在抖动在哭泣,让人于心不忍,听声音是厕所里遇见的女孩没错。
  
  “好啊。”,我笑着说,做梦吧你怎么不去死。
  
  “非然,我喜欢你。”,我对着电话软糯着声音。
  
  “嗯,干嘛?”
  
  “出来玩。”
  
  “晚自习后,校门口果汁店见。”
  
  在去网吧两小时后,我如约等待。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他总是格外耀眼。
  
  “非然,我很喜欢你。”,他没有回复却悄然握紧了我的手,橘色灯光落在他的眼里,化为满腔温柔
  
  三离开地球表面
  
  许非然在重点班,而我在高费班,两个教室的距离不近不远。只是每次去他的班级同学大多都写着作业聊着天,而我们班大多开着电视男生堵在楼梯口女生小团体打打闹闹。
  
  时间飞快一转眼期末考就来临,再一转眼我拿了全级倒数第二,倒数第一的那名男生也是我们班,只是他骨折后用左手答题的。
  
  “珂珂,没考好不要紧还有下一次。”,妈妈做了一桌堪比满汉全席的美食在等我,我只能用实际行动回报她——风卷残云。
  
  是不是一个人不能太放纵,不能太任性,不然麻烦怎么会找到我。大一暑假快结束时,意外得发现我竟然有了他的孩子。
  
  像是在毫无准备下徒手接手榴弹,不久可以嗅到呛人硝烟弥漫。一个小小的肉球一点点蜷缩着拉扯着伸展开来汇聚成人形,朝我喊着妈妈,我说:你是妖孽,你就不应该出现!
  
  当我将这个消息告诉许非然,他愣了愣,我仿佛看见他的唾液流经喉头走向腹腔一直缓缓下坠。
  
  “小珂,既然是我们的那我就要负责。”,他扬起嘴角笑容诡异。“你也不希望它到来吧,那就打掉吧。”
  
  “如果我不想呢?”,我追问。
  
  “你是疯了吗?”,一向温和的他语气强硬,说完扔下我独自先离开。
  
  明明是霞光万丈却下了雨,我独自走在雨中细细感受着凉意,冲刷的雨丝糅合了我的绝望。
  
  就这样漫无目的得走着,像一具行尸在飘游,路人匆匆顶多是喵过我几眼就张罗手头事情,瑟瑟晚风灌入我的衣领不禁打了颤。
  
  一道黑影从我脚边略过,像是一条狗又像是兔子,我远远挪了挪。却发现它经过后我再也不认识路了。像是跳脱于普通生活的另一个世界,前方的树木由浓绿到翠绿再到浅绿再到金黄,周遭空旷寂寥。
  
  我是走不出来了吗?是要一直受困么?生活两天后渐渐发现这是一个桃源,清澈的水流不含杂质,远方的粉色桃花飘来淡淡香气,因为想要生存下去,所以不得不努力,虽然很忙但是也很充实。只是这么广袤的环境里——只有我一个人。
  
  或许是空气清新湿润缘故,浑身轻快。我将双手轻轻落在肚子上,发现居然是凹平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