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乐美文网

安吉尔小镇的幽灵杀人事件

作者:塔纳托斯伯爵 来源:九九文章网 时间:2019.09.27 17:19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第二章 腾空而起的死者
  
  布森探长去勘查现场的天气远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美好,清晨五点左右,天上就下起了大雨,安迪恩简直就是硬是被布森从被子里拖出来塞上汽车赶往现场的。但当他们到达的时候还是晚了,所有留下的痕迹和线索早已被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现场只留下了乱七八糟的警车的车痕和脚印,布森探长大为不满,但又无可奈何。安迪恩巧妙地掩饰住一个哈欠,把布森领到了树下“这就是发现尸体的地方。”
  
  布森抬头望去,在他眼前呈现的是一个三米多高的大树,虽然尸体早已被撤走但套索仍留在树上,这条套索穿过树上的枝干形成了一个完美的绞刑架,一头绑在树干上而另一头垂在半空中,这个高度常人是不可能够到的。
  
  “情况就是这样。”艾迪恩打着伞走过来说道:“树上没有任何指纹,绳套上又只有死者自己的指纹,如果是自杀的话,他自己又上不去;如果是凶杀的话,只有幽灵这一说法能解释了。”
  
  此时,一直一言不发的探长突然扔掉雨伞,一跃而起窜上了大树,在艾迪恩的第一声惊呼声还没发出来之前,他就已经消失在大树繁茂的枝叶里。
  
  一分钟后,布森终于从树上滑了下来,走到了目瞪口呆的艾迪恩身旁:“滑轮原理”他说,“凶手使用了简单的滑轮原理,先爬到树上,把套索的中间部分搭在大树较粗的一根枝干上,再把死者引到树下把套索套到他的脖子上,然后用力拽套索的另一头。这样在另一端重力的拉扯下,死者就会腾空而起,被吊在大树上。杀死死者后再把手里的绳子系在树干上。证据就是我刚刚在树上发现树的最粗的那根枝干上有绳子摩擦过的痕迹。”
  
  “但是布森,”艾迪恩反驳道:“这一点我也想过,但绳子在滑动时会和枝干产生巨大的摩擦力,以一个人的力量是达不到的,而且地上也没有车辆行驶过的痕迹。还有就是:死者怎么可能一动不动的任凭凶手把套索套在他的脖子上,然后再等凶手走到树的另一边去拉绳子把他吊死?”
  
  “过度的惊吓或者是对于凶手因愧疚而产生的自杀想法都有可能让他这样做。”布森淡淡的解释道:“但你想想,就算是毫无反抗的让人吊上去,他也应该因为痛苦而挣扎几下,尤其是当绳子突然勒紧或上升时,一般人都会下意识的去抓绳子或是自己的领子,但你看看死者,尸体最初被发现的时候死者的领子是整整齐齐的,也就是说没有丝毫的挣扎,这是为什么?”
  
  “可能是凶手临走的时候整理了吧…….”
  
  “不,艾迪恩。”布森惊讶的看着艾迪恩,他不明白这位一向以冷静睿智著称的局长今天怎么会如此的弱智:“尸体离地三米多高,凶手不可能特地爬上去整理死人的领子。再说,你我从警近三十年,你什么时候看见过把人勒死后还特地留下来整理死者衣领的凶犯?只有一种可能。”
  
  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布森的话,艾迪恩拿起了手机:“喂?……尸检报告出来了吗?…..嗯…..什么?!你是说尸体里有致迷幻药物的残留?好,我知道了。”
  
  “你想说的就是这个吧?”艾迪恩抬头看着布森。“完全正确。”布森突然一把拉起了艾迪恩想警车的方向走去。“等,等等,我们这是要去哪?”艾迪恩叫到。
  
  “你想想,死者是个标准的酒鬼,每天家和酒馆一条线,凶手是怎么让他服下的致幻药物?”
  
  “你,你是说……”
  
  “没错,”坐在车里的布森探长发动了车子:“这个阴谋的本身就从酒馆开始了。”
  
  “临时辞职的店员?”酒馆老板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有些无奈甚至恼怒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不速之客。就如同一位城堡的主人恼火的看着客厅上那盆半死不活的吊兰一样。一清早刚开张就接待了两个警察的询问,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至少这位迷信的酒吧老板是这么想的。
  
  “是啊,到底有没有?”布森探长不断地用手指敲击着桌子,对老板的态度大为不满。
  
  “没有没有!”老板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如果不是喝酒二位请回吧!”
  
  “你……”艾迪恩刚想发作,却被布森拦住了,布森掏出手铐摁在桌子上“那么我们还是到警局好好谈谈吧。”
  
  “等等!等等!”老板从椅子上一跃而起,拼命地挥着手:“我、我想起来了,是有一个店员辞职了,就在昨天晚上。”
  
  “叫什么名字?”布森掏出了记录本
  
  “叫…..叫什么来着……..卡、卡……..”
  
  “卡恩。库莱顿”一个恰好拿着东西从老板身后走过的店员替老板解了围:“我和他干一个夜班,因为我恰好也叫卡恩,所以加的比较深刻。”
  
  “库莱顿在这里干了多长时间?”
  
  “一个星期了,昨天晚上就走了”卡恩回答。“那么你认识这个人吗?”艾迪恩拿出了死者的照片
  
  “当然了,他是布鲁姆,经常来这喝酒还不给钱,前几天还酒后闹事,我好不容易才把他弄走,他怎么了吗?”“没、没什么。”布森接过了话头,他知道酒吧是小镇消息最灵通的地方,如果把案情透漏出去那么明天就会人人皆知,那么警察局为了不造成恐慌好不容易压下的消息就会闹得满城风雨。“那么布鲁姆来喝酒的时候库莱顿都在那里?”
  
  “哎?听您这么一说……每次布鲁姆来喝酒的时候都是库莱顿当班,而且库莱顿每次好像都喜欢围着布鲁姆转悠。”
  
  “是这样,警官先生。”老板也证明说:“因为晚上客人一般会喝到很晚,所以员工都不愿意干晚班,但库莱顿正相反,他天天要去干晚班,还隔三差五的打听布鲁姆和其他酒鬼的消息。”
  #p#副标题#e#
  “你告诉他了吗?”艾迪恩叫到。“是、是的,晚上正好无聊就当是聊天就………”
  
  布森和艾迪恩对视一眼,暗叫不好,布森掏出笔记本:“现在请你把库莱顿打听的名单全部告诉我,快!”
  
  “啊?!”老板有些为难的挠了挠头“我当时喝的醉醺醺的,不大记得清楚…..好像有…..哦!西蒙!他是我们店的常客,还有欧迪,卡斯波特,布朗森,对面酒馆的乔尼……”
  
  “对面酒馆的?!”布森和艾迪恩同时叫到。“是啊,因为我经常化妆成客人去别的酒吧中打听价格,收集市场资料,顺便拉拢几个酒鬼让他们来我们酒馆,所以我对这一带的大部分酒馆都比较熟悉。”
  
  “这是我的名片”布森递给老板一张名片“想起什么了就给我打电话。”
  
  “莫名其妙的一天呢”看着匆匆走出大门的两人,老板低声咕哝到
  
  “艾迪恩,镇上有多少酒吧?”车里,布森对正在开车的艾迪恩问道。“二、二三十个”艾迪恩的冷汗都要淌下来了:“天哪,总不能一个个查吧?”
  
  “只能这样了,先把名单上的这些人保护起来,再派便衣一个个查访。”“我这就打电话”艾迪恩掏出了手机。“要快,但不要打草惊蛇,一定要赶到凶手前面”
  
  第三章酒吧
  
  晚十一点四十五分
  
  ………….
  
  “我是迈克尔,我在克莱恩酒吧,没有情况,汇报完毕。”
  
  “我是猴子,我在莱宁酒吧,没有情况,完毕。”
  
  “我是卡顿,我在大熊酒吧。没有情况,完毕.。”
  
  ……….
  
  “这里是东郊的墓园,没有情况,完毕。”
  
  “看样子现在是没有什么问题”艾迪恩放下无线对讲机说道,“凶手会不会就此收手了?
  
  “不可能,如果只是一时冲动的杀人不会安排的如此周详”卡恩若有所思的盯着手里的对讲机:“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时间还不到,布鲁姆的死亡时间是在午夜,这正是幽灵喜欢出来觅食的时间。
  
  “你、你是说…..”
  
  “呼叫!呼叫!我是卡顿,有一个酒鬼跟着一名黑衣男子出去了!再重复一遍,有一个酒鬼跟着一名黑衣男子出去了!
  
  “盯住他!我马上到!”布森迅速站起来穿上大衣,“艾迪恩你留在局里,剩下的警员全部出发!”
  
  几分钟后,十几辆警车在街道上奔驰,闪烁着的警灯照亮了黑夜,始终开在前面的当然是布森的那辆警车。“报告你的位置!卡顿,报告你的位置!”车里,布森掏出了对讲机叫到。
  
  “我在蓝灯大街!他们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车号KA2467,车号KA2467!”
  
  “上车了?”卡森心中一紧:“难道他们发现了?”
  
  与此同时,艾迪恩那边也忙得不亦乐乎,他一边夹着电话,一边不断的敲着手里的键盘:“布森,布森,我找到那辆黑色的轿车了,它已经穿过了蓝灯大街在艾尔大桥上行驶,卡顿还在蓝灯大街,路过时可以把他捎上。”
  
  “卡顿办事怎么样?”“……..很勇敢,就是办事不灵活。”“……..”
  
  ……….
  
  “探长!探长你在哪?”对讲机里突然传出了猴子的呼叫。“我刚刚到达蓝灯大街。”布森一边示意卡顿上车,一边说道:“怎么了?”
  
  “我刚刚跟着那辆轿车驶过艾尔大桥朝西行驶,但车上的人好像发现了,他们扔了一个烟雾弹之后就不见了!”
  
  “什么?那其他的车呢?”“全跟丢了!”
  
  “什么情况?你确定是黑色轿车吗,卡顿?”布森看着卡顿问道。
  
  “确定,他们磨蹭了好长时间才上车!探长!黑色轿车!”
  
  布森抬头一看,一辆无牌的黑色轿车从他们身旁急驶而过,瞬间不见了踪影。“原来如此,狡猾的家伙!”布森恍然大悟:“那辆轿车的牌照是假的,为的就是让警察的视线全集中在牌照上,从而对剩下的任何轿车视而不见。然后把车牌扔掉,重新绕过警察已经离开的蓝灯大街,就可以逃之夭夭了。我不会让你跑掉的,坐好了,卡顿!”
  
  布森一脚油门,车子如同箭一般向前冲去,消失在街道上。
  
  “大、大哥…..我这情况不妙啊,有一个警察老跟着,甩都甩不掉。”
  
  “……怎么还有警察?你不是说把警察都甩掉了吗?”“原本、原本很顺利,但没想到这个家伙直接把车停在了蓝灯大街上,去的时候直接撞上了。”
  
  “是艾迪恩吗?”“………不是,好像是一个新来的,穿着灰色的大衣戴着乳白色的软呢礼帽。”
  
  “他?!这家伙真是碍事,没关系,我会找个机会干掉他。”“好的”
  
  (未完待续,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