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乐美文网

《逃离》 第十三节、野性的青春

作者:树之北 来源:九九文章网 时间:2019.09.27 17:14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第十三节、野性的青春
  
  文/树之北
  
  在这个寒假里的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我骑着单车在街道上漫无目的地逛着。在不知不觉中,我竟来到了位于城市郊区的那个依然红火的高中。那是我的母校,是我生活了三年,我刻意想忘记却又有意无意地一再想起的我的母校。
  
  这个时候高一高二的学生已经放了假,只有高三的学生们依然在埋头苦学。我爬上了教学楼的最高层,高一的时候我曾在这儿看了一年校外的花开花落。高二的时候教室搬下了两层,我看到的风景也就少了很多。到了高三,教室换到了一楼,我看向窗外的时候,仅仅能看到那片香樟树林的最高处,还还有树梢上的蓝天白云。
  
  现在我再次爬上最高处,校园外的山丘河流,农田荒原,还有那条通往远方的高速公路,让我有了片刻窒息的感觉。当那些逝去的风景重现眼前,我不禁有种想落泪的冲动。我深吸几口气,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我将视线投向那片令我向往了三年的香樟树林,虽然现在已是深冬,田野上是一片凄凉萧瑟,但那片香樟依然充满生机,满是绿意的林子让人心静不由得开阔起来。突然围墙边上的一个身影让我不由一阵激动。
  
  那是一个背着书包的男孩子,他抬头看了看那个近两米高的围墙,然后退后两步,搓了搓手,助跑一下蹭地跳上了围墙。我看着他意连贯的动作,不禁笑着对他鼓起了掌。我转身下楼,推着单车到了围墙边缘。我想翻过这个围墙,去那片樟树林里坐一坐,实现我三年未曾实现的梦。我的身手当然没有他那么矫健,只能踏着单车勉强爬上围墙。当我坐在围墙上看着那片已经被我神化了的香樟树,我才发现这个围墙其实也是可以逾越的。我顺着墙边的一棵香樟树滑了下去,当我的双脚接触到那坚硬的土地,我竟发现我在不由自主地颤抖。
  
  在林间穿梭了好久,我才惊奇地发现树林的边缘就是那条从校门口流过的河流。河的那边是大片荒芜在冬季的农田。我在河边上看见了刚才翻墙过来的那个男孩。此刻的他正拿着画板画着眼前的冬季萧瑟景。他意识到有人过来,停下笔看见我,马上用一脸灿烂的笑容取代了刚才作画时候的认真严肃。
  
  是学姐还是学妹啊?过来坐会儿!他笑着拍拍身边的草地。我被他的笑所感染,就笑着坐了过去。我反问他怎么知道我是学生。因为很多人都说我看起来很成熟,有着不属于学生给他们的一种“成熟感”。就在我大一入学的第二天,我拿着纸笔在学校的湖边写日记的时候,就有新生叫我老师向我问路,当时我哭笑不得地告诉那个看起来小巧可爱的小女生我也是新生的时候,那个小女生顿时红了脸。更有趣的时候她就是我们寝室最后一个报到的人。后来她告诉我,我的成熟里,其实还含有一种严肃,一份深沉,和一颗让人捉摸不透的心。
  
  男孩子依然灿烂地笑着,说看我有点面熟,应该是这个学校里的人。我呵呵笑着说我已经高中毕业了,因为高中的时候一直很喜欢看着这片树林发呆所以就进来看看。他笑着说,这么安静的一个地方,正好适合放松,虽然老师三令五申地强调不许这个不许那个,但是该逃课的时候我就逃,该翻墙的时候我就翻,我喜欢这里我就挤时间往这个跑!他的话语中带了点得意,也带了点对学校的不满。你这个学生,有野气,很特别,让人羡慕。我不知不觉居然呢喃出这句无厘头的话。他哈哈笑着说,野气,不错,这就是我的名字,我叫小野。
  
  原来是那个传奇男孩!我吃惊地看着他。他哈哈一笑摆摆手,什么传奇男孩啊,那都是别人瞎传的,我只是一个比他们多点野性的男孩子罢了。
  
  小野的传奇故事,是从他的性格上,也是从他的学习成绩上来说的。他是一个让老师又爱又恨的学生,他性格活泼开朗,做事随性不拘一格。学习上,经常是第一次考第一,第二次可能直接在排行榜上找不到他的名字。不过那都是高一高二学习新知识的时候的事儿了,估计现在高三,他会永远是那个第一名吧。据说他学习起来废寝忘食不要命,一旦玩起来,他会忘了自己姓甚名谁。他喜欢美术,时常逃课出去写生,一逃就是几个星期,考试考不好也不在乎,下一个月开始认真学习第一名又是手到擒来。每逢期中期末大型考试有奖学金的时候,他总是年级第一,平时成绩则依他心情而定。就他的话来说那就是拿了奖学金就可以买很多很多颜料,画很多很多想象中的世界。
  
  跟小野坐在草地上聊着天,我才发现这个孩子并不像其他学生口中说的那样只有“玩世不恭”可以形容他,他有着很坚定的信仰,有着很执着的追梦的心。他问我大学的生活怎么样,我为了不让我这个在大学颓废了一学期的人给他造成了负面影响,所以一直在谈论大学里好的一方面。他的眼中有向往,但向往之后又有种对大学的不屑,那是跟我当时一样的神情。他说不管在哪,他要对得起自己的心,对得起自己的梦,还有很多为了自己的梦付出过汗水的人。我听着他宣誓般的话语,心中波澜澎湃。我已经上了大学,可是我还没有这个处在高中的牢笼中的学生看的透彻。不过,或许在他看来,校园不是牢笼,只是一种比较严肃的训练舞台。
  
  香樟树林,高中三年,流浪的梦,还有我大学里的颓废,在这个下午,在和小野的闲聊中,突然变得极其讽刺。我以为我会做到对得起我的心我的梦,还有为了我的梦想付出过努力的人,却不想到头来,我对得起的,只是我那一时的冲动,而我的心我的梦,还有爸妈对我的爱,全部被我所忽视。我在颓废中失了自己的心,丢了自己的梦,刻意逃避父母给我的爱,让我自己成了一个没心没肺的影子,每天走过很多的地方,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我突然觉得小野在某种程度上很阿离很像,他们用他们灿烂的笑容感染了我,又用他们的话语在我心中留下深刻的一笔。
  
  当太阳沿着亘古不变的路线西下,从香樟树顶爬到了原处的山丘上的时候,我和小野才意识到我们该离开了。
  
  看着小野背着书包往教学楼跑去,我不禁笑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在笑什么,或许是在为自己竟有勇气去到了那个我看了三年的香樟树林而感觉到欣慰,也或许只是为了小野的“野性”感觉到舒心而已。小野,应该是个很快乐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