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乐美文网

蜀 相

作者:天宇燕舟 来源:九九文章网 时间:2019.10.03 15:11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丞相老了,往日乌黑的青丝也不知白了多少,本干干净净的下巴亦添了几缕白须,再不似当年那般羽扇纶巾。尽管,他还妒恋着当年的英姿。<br />   
  丞相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帝业也再经不起拖延。当年同他陪着主公打天下的将士都已不在人世,就连金殿上高坐的主公也不是当年那个礼贤下士的玄德了。
  
  丞相知道,也许,这是他最后一次机会了。若此次再不能为蜀国除掉司马懿,日后蜀国必定灭于他手,纵是司马懿不出兵灭蜀,阿斗也难理国。丞相叹了口气,望了望天上乌黑的云。
  
  丞相何尝不想再延续一纪生命,好再多有些时日为蜀国攻下几座城池,亦或惩处几个奸臣。可惜,办不到了。
  
  近日司马懿已猜到自己体弱多病,攻势渐渐频繁起来,日日在营前叫阵,而朝堂上也已是奸臣理国,亦不得不管。又那有时间续命?纵是用了那祈禳之法,在魏军阻挠之下,又怎会成功?
  
  天上的云越发乌黑,丞相本便苍白的脸上又添了几笔铁青色。崖下的粮草都浇上了油,崖上的蜀军也准备好了火箭与火球,几员大将亦是领着任务、自信满满的走出营帐。只要那司马懿前来夺粮,就让他葬在这上方谷中。这样,纵是自己死了,凭姜维也能北上灭魏,完成先主临终前的一片心意了。
  
  已快进日暮,可司马懿去迟迟未到。丞相眺望远方,不见魏军身影,亦不见似火的晚霞,只有越发乌黑、越发厚的云。四周将领瞧着丞相更加难看的脸色,亦是着急。
  
  丞相环视四周,突然想起几十年前与主公、云长和翼德第一次共同对敌。当时,周围的人也是这样,不知是何计策。主公更是冒着汗,急的在城头不停走动,看见自己正用羽扇轻送着小风,便急切的走过来,拱手道:“军师军师,该如何是好?”却只听得自己一声:“主公莫急,亮自有妙计。”
  
  丞相也想像当年那般似局外人一样淡定,也想像当年那样说上那句主公听惯的话语。可又说给谁听呢?站在身边的早不是玄德了。再者,自夷陵之战后,蜀国就再也输不起了,又怎能同当年一样看待?
  
  丞相远远的看见一点光亮,那时光照在刀剑上反射过来的。丞相笑了笑,手中羽扇送来几缕轻风已驱走几日的烦恼。四周余下的将士已各自回营参战,身后无人,独有天上乌黑厚密的云彩陪他倾听这心腹大患的死亡序曲。
  
  几刻后,谷口的大火先着了,紧紧的便是冲天的炙热,在天边已似乌墨的云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光亮。丞相四周望望,净看到蜀军得意的笑脸,大拍着手,打着趣儿的愉快样子;四下听听,全是魏军的哭喊声。丞相往日势要将魏军一网打尽的决心,竟像遇到初日的迷雾一样蒸融了。脑海里竟涌出放他们一马的念头,丞相觉得矛盾。
  
  倏地,魏军的哭号与蜀军的笑声,都连着巨大的响声传入丞相的耳中;魏军的哭脸同蜀军的笑脸也都被一道不明的亮光照的清晰。丞相自觉惊奇,四下找去,那响声与亮光却早不知踪影。
  
  丞相的目光随又一次的光亮向上看,却感觉到额头上一片清凉,雪白的衣衫更是湿了一大片。丞相所寄托着蜀国希望的大火渐渐变小,渐渐地只剩下一地焦黑。
  
  雨,渐渐大了。丞相,远远望见司马懿同魏军撤退的身影。丞相叹了口气,摆摆手遣退了欲追的将领,他不想逆天而行,亦不想将本无罪的普通士兵赶尽杀绝。
  
  丞相突然有了一丝放松,接着却是浓浓的伤感,又停不住的叹息。
  
  丞相口中喃喃:“主公,臣恐怕真的要负了您隆中的诚意,恐怕,真的要负了,在白帝城对您的诺言了••••••”
  
  说着,丞相的眼框中突然冒出几点水来,不知是泪是雨,同样不知道的,是天上那颗最耀眼的明星,何时陨落在天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