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乐美文网

长安城外遇鬼记(10)

作者:景山小爷 来源:九九文章网 时间:2019.10.09 02:12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不错,看来结局似乎皆大欢喜,这个书生既考取了第一名,又与这个“女人”喜得贵子。我真希望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因为,这才是圆满的结局,女人的夫君考取功名当上了官,而女人生下了一个娃娃,从此,一家三口过着幸福的生活,夫妻恩爱,子女相伴。
  
  可惜,这不是故事的结局,如果这就是故事的结局,那么,在一千九百九十九年后的今天,我也不会在汉长安城遗址东南面这么个荒郊野外的地方遇到这么一个没有化妆的女鬼给我讲她的悲剧式的爱情故事了。正如前面所说,这个“女人”的夫君考取了功名,“女人”的一家都在忙着张罗着饭菜的时候,皇宫里一道圣旨下来了。
  
  “女人”说:“给俄夫君读圣旨的是长安城的京兆尹,沃官员对俄夫君设:“圣上让你明日进宫面见,不得有误。”设完,沃官员拱手对俄夫君作了一个揖设:“以后咱俩同朝为官,以后有啥事咧咱们就相互有个照应些。”俄夫君也作了一个揖设:“承蒙大人厚爱,不胜荣幸。”沃京兆尹就连忙行礼设:“不敢不敢,以后还要请你关照俄咧。”
  
  就这样,俄的夫君进皇宫里面面见皇帝咧。面见皇帝的前一天天晚上,俄对俄夫君设:“夫君啊,以后你要当大官咧,会不会嫌弃俄是村姑出身,配不上你咧。”
  
  俄夫君就把俄搂在怀里对俄设:“俄今天的这些成就啊都是拜娘子你所赐,要是莫有娘子就莫有俄今天,咋能说,配不上俄咧。”
  
  于是,俄开心的依偎在俄夫君滴怀里,俄有这么一个爱俄的夫君,俄也不知道是俄哪辈子修来滴福分咧。
  
  第二天,夫君要进长安城咧,家里来咧好多人,把俄家里围滴呀,有好多富商给俄家里送来了黄金呀,白银呀,以及一些个玉器珍宝,沃些富商对俄父母设:“以后请多关照关照俄们呀,这点意思,不成敬意,还忘能够笑纳而不忘记俄们呀。”
  
  俄父母哪里看见过这么多的黄金白银呀,俄妈妈对俄设:“娃啊,你的眼光真好,你莫有看错人,你让俄们家里在整个长安城都有面子咧。”
  
  夫君快要进长安城滴时候,俄一个人在俄房间里发呆着,夫君来到俄房间问俄:“娘子,你咋咧,咋发呆咧。”
  
  俄就对俄夫君设:“你一个人风光滴进长安城面见皇帝咧,留下俄一个人在家里,俄心里感到有点空空滴。”
  
  俄夫君就设:“咋俄一个人去嘛,你跟俄一起去些,咱俩一起走。”
  
  俄连忙叹气设:“你进皇宫面见皇帝,俄跟着去哪像话嘛。”
  
  俄夫君就设:“咋不像话咧,你是俄娘子,俄要让全长安城里的人都知道,你是俄娘子,是俄深深爱着滴娘子。”
  
  俄感动的流哈咧眼泪。
  
  于是俄就跟俄夫君进长安城咧。路上的行人纷纷欢呼着。俄感到无比滴自豪。
  
  到了皇宫门口滴时候,卫士让俄站在皇宫门外面等,俄夫君一个人就进宫殿里面见皇帝咧。
  
  俄就在皇宫外面到处看看,不一会儿,看到了那天那个公主,那个公主看到俄以后就对俄设:“你这个村姑咋在这咧。”
  
  俄就对公主设:“俄夫君来皇宫面见皇帝,俄在这里等俄夫君。”
  
  沃公主略有所思的设道:“喔,俄想起来咧,就是那天考试的那天,你把俄一把推的跌到了地上是吧,难不成俄看中滴沃书生考上了第一名?”
  
  俄就鄙视的对沃公主设:“啥你看上的沃书生,他是俄夫君,你咋能看上咧。”
  
  沃公主就对俄设:“你也不想想,堂堂的状元郎,咋能有你这么个村姑做夫人咧,真丢脸。他应该配像俄这样的,金枝玉叶,皇亲贵族,这样才不失风华,而你,咋能和俄相比。”
  
  听了沃公主的一番话,俄哭咧,沃公主走咧,俄一个人伤心滴在皇宫外面哭着。直到俄夫君从皇宫里出来,看到俄脸上滴泪水,于是问俄:“娘子,你咋哭咧。”
  
  俄就对俄夫君设:“沙子吹滴。”
  
  俄夫君就对俄设:“娘子,让你受苦咧。”
  
  俄拥抱着俄的夫君设:“俄莫有受苦,就是觉滴配不上你。”
  
  说到这,俄夫君也开始愁眉不展咧,他对俄设:“娘子啊,皇帝要把俄许配给公主,你设俄应该咋弄。”
  
  俄一听,惊讶滴设:“啥,皇帝要把公主许配给你?”
  
  俄夫君设:“是滴,俄跟皇帝设俄已经有咧娘子咧,可皇帝旁边滴那个公主非要俄把你休咧娶她,咋讲都讲不通,你设咋弄。”
  
  俄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这来的太突然咧,俄欲哭无泪滴问俄夫君:“咱俩以后不能在一起咧,可是夫君,离开你俄可咋活呀。”
  
  俄夫君想咧一会儿,于是对俄设:“俄想好咧,娘子,如今咱俩只有逃离长安城,逃到一个谁也找不到俄们的地方隐居起来,娘子,你同意不?”
  
  俄连忙点头对俄夫君设:“好,夫君,俄同意,咱俩一起走,走滴远远滴,离开皇宫,离开这不自由的地方,等过了这一回,俄们以后就可以永远生活在一起了,和俄们的娃。”
  
  “女人”说到了这里,脸上洋溢着快乐的光芒,她不往下继续说了,而是突然的一阵泪水涌流,然后不停的说到:“夫君,夫君,夫君……”
  
  那么,这个“女人”跟她的夫君成功的逃走了吗?最后这个“女人”怎么孤魂野鬼的在这荒郊野外等了她的夫君一千九百九十九年?
  
  不要走开,精彩,明天继续。
  
  景山小爷/2016.12.15
  
  文/景山小爷/Q1327835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