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乐美文网

错过不是错了,是过了。

作者:萌萌哒 来源:九九文章网 时间:2019.10.09 02:12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多年以前一直憧憬着能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多年以后换来的是回不去的曾经。
  
  在《大话西游里》紫霞仙子曾说:有一天我爱的人,他会踏着七彩祥云来娶我。多么感人的话语,但是电影毕竟是电影,离开了的人有多少还会再回来。
  
  少年时候,我羡慕灰姑娘与王子的爱情。希望有一天能穿上美丽的水晶鞋。我爱的人能骑着白马来接我。可是长大后我发现,童话世界多少都是骗人的,现实里能有多少灰姑娘遇见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对于一见钟情,我信,但是极少。爱情总是要经历遇见,了解,倾心的过程,如果都没有这些,那就不是爱情。真正的爱情有矛盾,有冲突,有妥协,所有相濡以沫的爱情都是不完美的,所有完美的爱情最终都不能相濡以沫。
  
  两年前,我大二,一次偶然机会遇到了我喜欢的他,个子不高,有点微胖,黑黑的皮肤,笑起来憨憨的。初次见面,他并没有给我留下好的印象,在一桌人中,我没有注意到他,可他却注意到坐在角落里只顾玩手机的我。当天聚餐回去之后,不知道他从哪里打探到我的联系方式,开始给我发短信。刚开始收到短信,我不知道是谁,出于礼貌我都回了。后来他连续每天都发信息问我在干嘛,我开始烦了,于是我开始不理他。谁知道,他还挺执着,看到短信不回,开始打电话找我聊天。慢慢的通过聊天,我了解了他的过去,他18岁就到部队服役,离家已经五六年了,自己在外边也没多少朋友。当时,我是一个比较内向的人,在学校里除了舍友也很少很外边的人接触,突然有个人每天跟我聊天,感觉心里暖暖的,好感就从那个时候开始了。
  
  记得高中时候,我跟闺蜜聊天,我说我大学一定要找个长得高的,帅的,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笑起来超级阳光的男生。到了大学我没遇见当初想象中的男生,但是他,这个外貌普通,还被我舍友说长得不好看的男生,他却改变了我的择偶观。
  
  记得那是大二的冬天,一场大学覆盖了整个校园。宿舍外,被积雪压倒的青松堵住了校园的小路,天空里满天的飞雪欢快的赶往人间。接到电话,听说他跟连队申请回家探亲,中午就去赶火车。当时他已经到我们宿舍楼下,说回家前想见我一面。当时外边冰天雪地,我并不想出去,苦于找不到理由,我还是下了宿舍楼。寒风大雪中,他的脸冻得通红,在一直的跺脚,看到我嘿嘿的傻笑着,走过来把手里一袋新鲜的苹果和一个刚买的热水袋递给我,他说天挺冷的多穿点衣服,注意保暖。说完,他就让我快回宿舍,说回到家给我打电话。他转身离开后,我觉得他赶了挺远的路过来给我送吃的,也不送送他,感觉过意不去。我回到宿舍,拿上雨伞,跑着去送他。雪天,路不好走,我着急去追他,一路小跑,远远见到他了,刚喊出他名字,脚下一滑,我重重的摔在雪地里。他见了,着急的回来扶我,因为崴了脚,他说背我回宿舍,我怕耽误他赶火车,硬是强忍着痛,一瘸一拐的跟他走到了车站。把他送上火车那一刻,伴着纷飞的雪花,我看到他眼里的泪水,因为怕我看见,他立马跟我微笑道别。当我真的感受到了那真诚的眼泪。
  
  人家常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到正真触动内心时,感情是很难掩饰的。他对我的担忧,感动到了我的内心。
  
  后来,当他从家里面探亲回来。他跟我表白,我没答应。因为当时想着要好好完成学业,但是他跟我说他会等我,无论多久。我们依然,发短信,打电话聊天,聊过去聊人生。
  
  大二期末,刚好考试的时间,我得了重感冒。天天挂点滴,他请假出来看我,带我去挂点滴,陪着我。突然间感觉有种家人的温暖。假期过去,三月樱花开的季节,他来学校看我,我答应做他的女朋友。他吃惊的看着我,重复跟我确定我刚刚说的话,突然间觉得他还是挺可爱的。
  
  春夏秋冬,转眼过了一年,一年里我们见面的机会很少,两三个月就能见到一面,见面也就吃一顿饭的功夫,平时主要是打电话联系。期间,我们有矛盾有争吵,但是都在双方的妥协中化解了。
  
  大四,我准备考研,他也很支持我,每天打电话鼓励我看书,为我加油打气。但是那段时间我们的争吵也越来越多,他打算退伍回家,他让我报离他家近的学校,我没同意。他渐渐的开始觉得,我们之间存在差距,不管是距离,学历这些都将成为问题。我也曾跟他说过,我喜欢一个人就是喜欢他,喜欢他的真诚,善良,不会在乎什么学历。但是也许我以为的只是我以为的,并不是他也这么想。
  
  考研前一天晚上,他已经退伍在家,他没来陪我考试,而且当天晚上我们还吵了一架。他关机跟朋友出去玩,一直没有接我电话。第二天在不好的状态下,我考完试,我觉定不会再原谅他。
  
  从考完研,我们失去了联系。但是我每天还是会看他的空间动态。两个月后,他给我打电话说希望我们还能在一起。考虑了很久,不想两年多的爱情就这样放弃,我原谅了他。
  
  大四毕业前夕,实习回来。他来学校看我,我们一起环了洱海,逛了古城,吃了美味的小吃,听人民路的流浪歌手高歌。我印象最深的是,环洱海回来当天下午,古城突然下起了大雨,我们都没带伞,骑着电瓶车在古城里横冲直撞,看不清路,满脸的雨水,他怕我着凉,把他的外套给我披上,满满的感动与温暖。
  
  现在回想起那天在古城,冒雨骑车的场景,那是我这么大做的最疯狂的一件事。那天路人肯定觉得是哪冒出这两个疯子。
  
  幸福总是短暂的。人家常说,毕业季就是分手季,在我这里也不例外。他回了家,我留在了我的城市。我问他,你愿意过来我的城市吗,他说他愿意。他问我,我愿意去他生活的城市吗,我说我不愿意。
  
  然后,一场单纯的大学恋爱就这样结束。他没来我的城市,我也不会去他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