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乐美文网

策划相遇

作者:潇洒凯乐 来源:九九文章网 时间:2019.10.09 05:10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该出发了,这时候只见到一个人双手插兜,耳朵里似乎也还插着耳机,一副没当老大好多年的感觉,有些岁月的痕迹,却还是依然记得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当然也还知道自己今天该去老地方去面见几个老朋友了,怎么说呢,不记得那件事是发生在多少年前的今天,不是吗,不是时常在记忆的碎片中回忆起这件事就一定会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看到那样的一幕啊!嘻嘻,是啊,难道是之前的命中注定吗?
  
  也不想再说什么了,还是让自己先穿上当时最喜欢穿的那一身行头吧,黑色的礼帽、黑色墨镜、黑色风衣和黑色的皮鞋,似乎还有什么,哦,怎么会忘记了呢,那个最有记忆的小礼物,也得挂在脖子上啊,‘就在这一瞬间,才发现你就这我身边,’这熟悉的且还颇有特点的铃声响起,那个人又来电话了,好吧,接听呗,喂,是你吗,有点明知故问的感觉,怎么是想起了要发车的时间吗,只听到听筒里传来一句,当然了,也不知道是哪个人物指定要在今天去执行个什么秘密任务,且还说什么谁都不能迟到啊。哦原来如此,那么来了几个啊!那还用说,三个永远打也打不散的老伙计一个不差的全都到齐了,那还用说什么吗,等到了老地方见再好好的说说具体的安排吧,这时的大头才暗自叫绝,兄弟们这次咱们可是要玩最后一次,也是要考验极限耐力的时候了,无论成功与失败,只求可以让那个谁知道,连这个在我一个人看来都是游戏,那还有什么可以在彼此之间称之为困难啊,那么也真的是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彼此的脚踩在了那片最熟悉,也是可以让彼此放轻松的老茶馆门口,也就预约的见到了老哥几个,大头也就随意的打开了大门!选择了一个小小的角落坐下,等大家都入座了之后,大头也就简单的点上了几道小菜和几杯酒,等着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头这才耐人寻味的拿出了当地的交通地图,笔画着些什么,也和其中一个被叫做雷火的人耳语了些什么,彼此也都有些笑容的拍手说OK,呵呵,就这样四个人分别走出了这个被彼此称之为河边茶馆的地方,停在路边的两辆车深深的吸引了大头的注意,问其中一个身材略胖的彭彭,说这两辆车是谁开来的,大头啊大头,你不是这种脑子吧,是当然是哥几个开来的啊,彭彭这样回答道,听到回答后,大头的脑子就开始转动起来了,心里暗自琢磨,这可是个好机会,一方面让兄弟们度个假,二一方面吗,还是不说的好,好,就这么办,一打响指就把雷火叫到一边,又是一阵子的耳语,之后只见到由雷火驾驶的车就只让大头和强子坐了上去,而另外一辆车也没闲着就竟跟随和,来到一个市场门口,停了车,彼此又开始疯狂的采购着些什么,不过最多的好像跟烧烤有点关系,等到采购完,彼此要登车去别的地方时,一个电话似乎也不期而来,还是接听了吧,大头划开了屏幕,也接通了那个电话,再看大头的面部表情,那高兴的表情已经无法掩饰的流露出来,其他人也都高兴了,知道这可一定要有好事发生了,等大头挂了电话,雷火上前问大头:“怎么样啊?是不是有有执行计划的可能性了啊,A、B计划到底是哪个可以实施了啊?”大头却只是有些沮丧的说道:“对不起,A计划被取消,改用B计划。”那还废什么话啊,开始行动吧。就这样,大头从身边的个包袱当中取出一份特殊的信封交给了彭彭,也就在耳边说:“你去驾驶那辆车,在某个地方等一个人之后把这个信封交给对方,之后就劲量让她上坐上你的车来那个指定地方就好,不过在对方坐上车之后一定要打电话给我。”彭彭也高兴的笔画了OK的手势就马上拿起信封驾驶着自己的车,去了那个等人的一个地方,也就只能是耐心的等待那个最关键的人出现,接上她,让她看信,之后就好好的去游玩了啊!而另外一方面呢,雷火和大头呢,还用说啊!就忙活开了,还什么烧烤啊,就随便吃了点就真的开始实施那有些悬念的B计划了,不过呢,在这之前还是需要好好的让大头思绪捋一捋,而也恰在此时,大头的脑海里却浮现了一个电视剧的情节,一拍脑门,哦,怎么就把这个给忘记了呢,大头原本的想法是,已一种自己和朋友一起去踏青的噱头,而让自己可以秘密的跟踪在彭彭的车后不远,而每到一个特点地方,就会‘触发剧情,从而让特关键人物得到惊喜’哈哈哈,一切都要看上去只不过是一出戏而已,但实际上是一场有点冒险的游戏啊!会有点漫长,会有‘惊喜’而这可能对一个人来说全都是一场必须要经历的梦而已,好了,好了。现在就告诉雷火,快速的布置好现场,就和自己一起去请一个最关键的人一起再对这个最关键的剧本再好好省事一番,之后就只要耐下性子好好的等一个人的来电就好了。
  
  为什么还要去请一个人呢,感觉上还挺是重要的啊,那是当然,他其实就在现场,也在忙活着,你要问为什么,只能说这个撰写的剧本里只有大头和强子最为清楚。知道了吧,就只是为了这一次的策划,他与大头足足花了很长的时间都在训练各种项目,也曾经联系上了几个发小一起来练练,其中就有最铁的哥们—强子,最会玩游戏的雷火,还有就是有点发福的彭彭了,最后一个就是自己了,可能谁都不可能想到,大头这次可是要憋着一个大招,让关键人物在特定的时候有所感动啊。首先,大头其实给彭彭了两样东西,第一个不用说了,就是那封信,而第二样是什么呢,就是一个被复印了很多遍的线路图,还有就是一份写满需要注意的事项和一些情节啊。其实吧,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让关键人物在自己的朋友彭彭的带领下到达第一幕“花海”的地方,让她好好的看看花,去收下第一份礼物。之后彭彭一定会给大头发消息说到哪了,而大头也会相应的发布下一个命令,而在车上这段无聊的时间里,彭彭就也会播放出由大头亲自挑选的歌曲,让关键人物好好听听来自大头的心声啊,而大头所选择的歌曲都是较为轻快的,不过好像演唱者是那个叫做丽江小倩的人唱的啊!好像说了这么久,还未曾说那个关键人物到底是谁啊?好吧,还是好好的让我来让你知道这里头的一个不错的小故事啊,而在这之前,大头还是想说说自己对那个关键人物的昵称啊!大头就叫那个人为小倩,为什么要如此称呼对方呢,那就只能说是在好友的头像里,看到了一张很吸引自己眼球的照片,在这个照片里,就是她,就是她身穿着一身红色连衣裙,站在哪如诗如画的丽江的一个风景区里,就只是看到这一幕的照片。不过,在自己点开更多的照片后,心中那种窃喜已然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啊,大头就开始各种脑补镜头,猜想着如果那个时候,拿着镜头拍下她最完美的人不是别人,就是自己该有多好,也可以为彼此记录下各种不同的幸福啊,而这一次只能算是一种比较好的开始而已,更可以说是让大头来弥补一下自己没有太早认识她的遗憾。因为,在这个策划当中,就有很多的地方是要用到相机进行拍摄的,地方,那个手拿相机,拍摄不同景区里小倩的人就是自己啊。而主策划人却说:“大头啊大头,你什么都可以做,但要做到‘影子’的角色啊。”大头却不屑的悄悄的对策划者说:“你这是怎么了,忘记了只要有那顶黑色礼帽和墨镜,定然是让她猜不出来我是谁的啊,”好吧,雷火又叮嘱道,“不可以让对方知道你的存在,只能等到了那个最关键的时候你才可以出现啊,在这之前,你就当自己是路边的驴友,拍摄着不同的风景,而那个在取景框里最关键最重要的也就只能是你心目当中的主角——小倩啊。”可是都到这会儿了,为什么迟迟没有消息呢,难道是记错了时间,不会啊!就是说在今天的这个时候,她会来到这个大头所在的城市先来旅游的啊,好吧,但愿不是真的报团旅游就好。这似乎是一种上天的玩笑,等、等、等,还真不知道是否是种一闪而过的念头,马上登陆QQ点亮了她的头像,也飞快的在输入框中输入了那一声最熟悉的问道,随后也就问道了你此刻到底在哪啊,在干什么啊!对方也是很轻松的答到,自己还在路上呢,好吧!还是依然让自己和兄弟几个耐心的等待吧,不过,还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个节骨眼上也会有故人来看看自己啊,那一句,‘老朋友好久不看’怎么还在这里啊。就足可以让大头想起了曾经过去的种种,比方说,那个时候的朋友对自己说的顺口溜,大头,大头下雨不愁,别人有雨伞,我有大头啊,而此刻,他们也不期而遇,是否是要有行动的预兆,大头却一点也不想做,不想融入其中。只想着让那个人早点在早点来到这个城市里啊,彼此也在一个城市当中打拼。嘻嘻,其实也就是可以让对方尝尝自己那一手不错的饭菜。而就在这个地方,也许是安排好了一个不错的重头戏吧,也许吧,但大头,你是不是还想着一个来自网络剧的启迪,要好好的说什么话来着,谢谢你在网络中的相伴,也曾无数次的说过我喜欢你,而恰在此刻我牵起了你的手,我才鼓足勇气想亲自对你说我爱你,所以就一定会有一所房子,可以以你的名字命名,如果可以我只需你带上这把门钥匙的二分之一。是不是很好呢,再说了,这一次,不是还有哥几个一起玩吗!好啊!既然现在都准备好了,对一下时间,出发,不管了,我们还有一些事情要干,那还用说,打开那个网站,开始玩赌博呗,为什么,是谁说,赌博和麻将是我们的世界,还有什么吗,当然还有酒,还有一个人值得我们每一人只是放在离心脏最近的地方就好。也不知道是谁说的,赌博只要让你获得了太多的快乐和金钱的香气,那么恭喜你,你已经中毒过深了。而现在的大头、强子和雷火都在一起好好的做着各种不同的操作,不过真的是打的忘记了时间,只能打个电话让远在其他地方的彭彭叫回来,说打麻将来吧!确定了,她不会来了,还是按照老习惯吧,彭也只好回来了,彼此也真的开始打麻将了,打的是昏天黑地啊,也喝的是个酩酊大醉,都忘记了,只是在隔天的中午,把这准备好的一切一把火全烧了,也知道这样的梦好累,这就不是自己所能拥有的啊!还不如曾经一个人说的一样:“你就是个完美的一个Loser,一个混的浑浑噩噩的小人物而已。”我当时真的无话可说,只是感觉好累,好像找上几个兄弟一起到外面去看看,可是,似乎一切都不好说,一个人打来电话,等通话结束后,大头就想被打了鸡血一样,让兄弟们发车去一个接引点,做一票大买卖,也告诉哥几个,做完这一票就各奔东西吧,强子、雷火和彭彭都指着大头似乎是想以训斥的方式说到:“你说什么呢,大头,跟你做了这么多年的发小,在别人眼中我们都是一帮子学渣,都是另类的Loser,但真没有想到你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说出这种话。”只见强子更加直接,就在说话间,勒住大头的脖子敲了敲头,且接着说,:“还费什么话快说是去哪,干什么吧。”大头在这种状态下,只好一一说出任务了,话音刚落,只听到快上车,该出发了。再看就只是看到有雷火和彭彭架着大头上车,由强子开车,真的不知过了多久,彼此也只是把车停在一个不错的地方,下了车随便吃了点什么,再度回到车上,似乎是实在是无聊就点开车载音乐开始听着在路上疾驰,终于在规定的时间赶到了预定的地点,一看才恍然大悟,原来就是参加一个什么比赛,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原来是你啊!还以为你死了呢,定睛观瞧,哦,原来是你小子,是我小子,今天雇佣你们来这比赛的怎么了。这还用说什么吗,此人可是与大头有点过节的死对头啊,他是谁,就是区域麻将臭手小冰块啊,好吧,反正手也有点痒痒了,何必不好好玩玩呢,可是,今天似乎大头很不在状态,就只好让强子代为对付了,为什么会这样,还用说吗,不就是有一个人始终缺席了而已吗。
  
  不过,雷火和彭彭似乎看出了大头的闷闷不乐,于是就约上小冰块一起喊大头来三缺一了,早说还有一局要打,大头这才有点缓和的跑的桌子旁问什么玩法,小冰块说,老规矩,输赢三四杯酒,喝了就好,大头说好啊!,反正酒里可以让自己把悲伤或者难受全部咽下去,而不解风情的小冰块却问道,怎么了,这可不是老大哥的作风啊!说说吧!一场本不该有缺席的宴会,那个谁却真的就缺席了呗,还用的着说什么吗打起来吧,就这样打了起来,而大头那,也只是一次次的喝着啤酒而已,心里却在想着一句,她应该不会缺席,只是跑得有点慢,喜欢迟到罢了。可是,现实呢,她的确是真的没有来,是真的缺席了,不过,就当是她讨厌兰州,讨厌这个被誉为中国陆域版图的几何中心,一座黄河穿城而过的城市,这样想不就想通了,可是,在酒精的作用下,大头却在撒酒疯,拿起了砖头,站了起来,将手里的砖块一扔,说着:“兄弟们,我们是什么人,是不是一个过去的联盟,是一群号称恶魔的小鬼,是一群渴望‘鲜血’的小鬼,不过也是一群Loser。”雷火复合道:“是啊,我们是在最熟悉的地方,也会这样的失败,真不好说啊,走了,去老地方度假了。”随后,彭彭也说:“输了就是输了,还说什么呢,要走就走呗,那是自然,只不过,此时的大头依然不敢从口袋里拿出那个早已准备好的小盒子,只是默默地和兄弟几个回到车上听着歌,也只有大头一个人心情低落的,跟坐在身边的强子说:“我只告诉你一个人,那个在心头上无法割舍的一份思念的人就是雨欣,也可以说她无形中早已成为自己的另外一颗心,无时无刻的都想知道她是否活的比自己好一点,是否心情也比自己快乐一点,无论这些是否与自己有关,你可以说我走过了那条情花岛,也不轻易的认识了那个岛主的女儿雨欣啊,我也无数次在心里说服过自己要对对她的所以付出都是无怨无悔的。”强子接着说道:“怎么,大头,还真的想握起她的手吗,不会还想着让兄弟几个都异口同声的叫她嫂子吧。”怎么,就不能在幸福的时候,得到最知心的朋友、兄弟的祝福啊!大头这样回答道。这些都似乎是过了几天的功夫吧,大头似乎感觉自己回来了,依然打开那扇门,脱去了那个最让自己感觉劳累的服饰,也还是打开了那台电脑,点亮了最熟悉的头像,说了一句好久不见,这就是我的成绩单,和一份协议,请你批复。似乎期待总会向好的方向发展,因为对方的答复依然还是待定,所以大头也只是再一次看了这个地方,关闭电脑,收拾一下房间,关上了门,在对一下表,拨通那个兄弟的电话,等兄弟来了,跑起来吧,顺便在吃一顿兰州人的早饭——牛肉面,老规矩,二细、加肉、辣子多些,不错嘛,说说吧,今天是要做什么啊!修电脑、做系统、当写手啊,还用的着说,不过等到了中午谁都不可以走,有个好事要公布啊,好、好、好,开始工作吧,有点在拆机,有点在用U盘系统,有的当然在写着不同的故事啊,就这么忙碌到了中午,那个消息也就不胫而走了,原来真的就像大头说的一样,就是去随个份子,不错嘛,不过可千万不要忘了罚酒六杯啊,谁让你先找到了那个幸福里啊,哈、哈、哈,也是送去一份祝福彼此要像川流不息的流水一样,最终可以到达大海啊。不过在宴席上,最会有那几个不合群的人在窃窃私语,那还用说,自然是以大头为主的雷火、强子和彭彭了,这四个就坐在一个角落里,抽着烟,喝着酒,说笑着,不亦乐乎,不过,在此刻也有人是装出的快乐啊,还用的着说,自然是大头啊,一边在想着远方的雨欣,想说如果此刻受到祝福的是自己和雨欣该有多好,也可以在这里第二次对她发出爱的承诺。或者是说此时此刻坐在自己身边牵着的手是小倩的也好啊。嘻嘻就这样过了一个憋气的中午和狂欢的晚上,一天也就这样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