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乐美文网

旧情(第五章)

作者:月映雪 来源:九九文章网 时间:2019.10.09 20:17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第五章
  
  靖安到涪城有一百多公里的路程,我到涪城后,在远房亲戚的帮助下,找了一个零时工作,就此安顿下来。
  
  由于环境的改变,加上要适应新的工作,让我一时间无遐回忆往事,心绪似乎显得平静了许多,人却失去了往日的活泼,变得少言寡语,每天只是忙着上下班,默默地工作,空闲时,给家里和同学写写信,讲诉一下自己在涪城的工作和生活。
  
  从同学的来信中,我时常会得知一些有关钟伟的消息。我们分手后,原本不健谈的他更加沉默寡言,整日埋头苦学,很少和同学交往。我知道,他也一定是在忍受着痛苦的折磨,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学习上来减轻他对我的思念。
  
  我知道,我们的分手完全是源于他父亲的干预,但我却无力挽回我们的爱情,只有把一切交给时间,让时间来洗涤往事,减轻分手后的痛苦。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在死气沉沉的氛围中过去。时间一长,我和身边的同事们也慢慢的熟悉起来。在大伙眼里,我是一个不爱说话,性格内向的人。可我却又是一个很“招眼”的人!起初我还为此感到纳闷,后来,我才知道同事们大多文化程度不高,多是来自条件不好的偏僻山村。而我的家境,我的文化程度以及我的穿着打扮,都让我理所当然的成了他们中的佼佼者。
  
  林桦就是其中一个时常关注我的人。
  
  他是我的一位同事,一个来自山区的男孩。外表白净、帅气的他有着不同于其他人的特质,总会让我对他另眼相看。
  
  在我初到厂里的时候,他时常会在工作上默默的帮助我,他在我不开心的时候,会说些关心体贴的话来安慰我,说些逗乐的话哄我开心,让我的心里感到暖暖的。
  
  林桦是一个很讨女孩子喜欢的人,他的身边总是会围着很多女孩,他也时常和她们说笑、打闹。让我觉得似乎有林桦在的地方就有欢声笑语。我渐渐地发现,每当我和他单独相处时或者我路过他们身旁时,他总会向我投来异样的目光,撩得我心慌脸红,让我有些不知所措。而他似乎只是送来那匆匆地一瞥后,就自顾自的忙乎去了。可这种心悸的感觉,让我不由得向他投去了关注的目光。
  
  后来,我听同事说,林桦在外面有个女朋友,那个女孩也是农村来的,家庭条件很差,长相很一般,对林桦倒是很好,还来过厂里。不过大家也都不避讳,照样和林桦玩。我问他们为啥都那么爱和林桦在一起玩,同事说林桦这个人爱说爱笑,又很会体贴人,他这一点也让我切身体会到了。
  
  林桦在工作上对我的默默帮助,生活上给予我的关心,还有那时不时撩人心动的一瞥,让我对他逐渐有了亲近感,愿意和他说话聊天了。
  
  春天的杜鹃花给大地带来了烂漫的色彩和不一样的遐想。在这个杜鹃花开的季节里,工厂的路边上开满了一簇簇红艳艳的杜鹃花,夕阳西下的时候,霞光里的杜鹃花更加娇艳似火。
  
  我忙完一天的工作,收拾好东西,兴匆匆地走出车间。
  
  “柳青,柳青。”
  
  我回头一看,是林桦在叫我。于是,我放慢脚步,等着林桦。
  
  林桦乐滋滋地跟了上来,关切地说:“柳青,你来厂里这么久,和大家都熟悉了,今天晚上我约了几个同事一起去看电影,你和我们一起去吧。”
  
  我摇着头说到:“不去了,我有事。”
  
  林桦显得有些着急的样子说:“有什么事呀?一起去看电影多好啊。”
  
  我又摇摇头,说:“你们去嘛,我真的有事。”
  
  其实,今天晚上我是没什么事的。可我打心里就是提不劲去玩。到涪城这么久,很多时候我只想自己单独呆着,什么都不去想,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心真的静静,才能真的让自己好好地放松休息一下。
  
  林桦像是在指责我:“柳青,你怎么总是不爱和大家一起玩呢?其实,大家对你都还是很好的嘛。”
  
  我低着头说:“我也和大家一起玩呀,只是你没看到嘛。”
  
  林桦放慢了脚步,收起笑容,略带忧郁,踌躇地说到:“我是少有看到你和大家在一起玩。你给大家的感觉好像是很内向,但我觉得你好像是有什么心事,每天总是闷闷不乐的样子。”
  
  听到他说这样的话,我像是被猛地触动了一下,觉得自己的心思被他洞穿了,不由得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我的眼泪竟不由自主地顺着脸庞滚落了下来。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林桦面前流泪。
  
  林桦体贴且俏皮地拍着我的肩膀说:“这么可爱的女孩,一哭就不好看了,有什么心思不妨给我说说,让我来帮助你。”
  
  此刻,我的心像是被憋屈了很久很久,一肚子的委屈。我真想一股脑的在他面前倒出来,但,我最终还是忍住了。
  
  那天晚上我没有去看电影,林桦陪了我一路,安慰了我一路。把我送回了宿舍。
  
  林桦是在我失恋后,我所遇到的关心我的男孩中第一个读懂我的人。他说的那些体贴的话语时常能打动我的心,让我为之动容。那个时候,我的情感很脆弱,心灵上渴望着被人关心,特别渴望能有一位关心我,懂我的男孩来给我安慰,好让我漂泊流离的心能有所依。正是在这个时侯,林桦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自从有了那次交流后,我像是找到了倾诉的对象。我时常会把心事向他倾诉,我的生活就此变得快乐起来,我也像是找回到了从前的自我。
  
  在这期间,林桦的女朋友到厂里来找过他,她四处打听,问林桦是不是有了新的女朋友。后来,她又来厂里哭闹过一次,要去找厂长告林桦,说她为林桦付出了那么多,什么都给了林桦,林桦却在得到她后变了心,狠心的抛弃了她。这件事,让我一度很郁闷,但经过林桦多次的劝导,我像是解开了这个结,反倒有些喜欢上了林桦。
  
  转眼间,我到涪城已经一年了。
  
  这是秋日里一个很寻常的一天,下班后,我同往常一样正往宿舍走,看见厂区里前些日子盛开的那几株金桂花,或许是今日的一场秋雨,让花朵零落了一地,留下星星点点的金黄,散发着淡淡的残香。我看着雨中零落的花朵,顿觉心生怜悯,感叹中听见同事在叫我,“柳青,快去,收发室有你一封信。”
  
  我一边答应着一边绕道去了收发室。
  
  自从我到涪城工作后,空闲时,给家人和同学写信就成了生活中的一种惯例。我也常常收到父母寄来的信,里面多是说些关心的话,让我照顾好自己,免得他们牵挂。同学的来信中大多是讲同学间的事,谁和谁怎么了,谁又到哪儿去了,等等。久而久之,我接到信时就少了起初的兴奋与激动。
  
  但,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会接到钟伟的来信,这真是出乎我的意料,让我万分惊讶。当我拿到信的一刹那,那熟悉又久违的字体映入眼帘的时候,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心中五味杂陈,泪水瞬间盈满我的双眼。那淡淡的咸泪蕴含着多少心痛、委屈和默默地牵挂呀。我含着泪,攥着信,低着头,飞快的向宿舍奔去。
  
  秋风寒雨中,我像是一个醉汉,跌跌撞撞地奔跑着,顾不得过往的同事在和我打招呼,也顾不上他们用诧异的眼神看着我,我只是一个劲的跑,恨不得马上飞到宿舍,关上门,好好独享这久违的消息。可这短短的路程,在今日却显得那么得长。
  
  青:
  
  你好!我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考上大学了,再也不用受父亲的监督,可以自由自在的和你交往,给你写信了。
  
  青,你知道我有多高兴吗?当我拿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心都要跳出来了。我不是为我考上大学高兴,而是为我终于能不受父亲的监视,能和我日夜想念的青从续前缘而高兴!
  
  青,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别后的日子,我就再也没有了你的消息,我像是个失了魂的躯壳,整日无精打采,难以静下心来学习。我曾多次回到学校的大榕树下,回到我们共游的田野、山坡,回到我们打工的采石场去回味我们相处时的美好时光,找寻你昔日的身影。可越是回味就越是痛苦,越是找寻越是寻不得,那种痛让我的心好似莲蓬,千疮百孔的喋血。
  
  青,我知道,你离开时是带着怨恨的,没有给我留下一句话。这样的惩罚还不如狠狠地打骂我一顿,让我好受一些。我背负着负罪的心想你,可想又想不来的你,一切安好吗?无奈,无奈的失落,让我只能在痛苦中发奋的学习,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考上大学,只有这样我才有条件和机会去找你。我拿到通知书后,几次三番到你家去询问你的消息,都是被训了出来。后来,我又在昔日的同学中四处打听你的消息,感谢上帝呀,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得到了你地址。
  
  青,你知道吗?有了你的消息,我到学校报了到后就马上给你写信,诉说我的思念,我的爱。我只想说:我日里、夜里、梦里想念的青,我不会再让你失望,我会让鸿雁传去我对你千般的思念,用我的爱淡去你秋日里的愁绪,温暖你冬日里寒冷的身体。用我的爱让你在春光中沐浴幸福,在夏日里感受我清凉的慰藉。
  
  青,我会努力学习的,我们的将来一定会幸福的,相信我!
  
  祝你安好!
  
  想你的伟
  
  1985年9月12日
  
  当我看完这封短短的书信时,早已泣不成声,所有的委屈和心酸都随着泪奔流出来。哭过、痛过、累过之后,我昏沉沉的睡了。
  
  这一夜,我的脑子里就像是在放一部陈年电影,所有的往事都一幕幕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第二天,我病倒了。接下来的两天我都没能去上班,在宿舍里昏睡。
  
  这是一个秋高气爽,艳阳的日子。早上屋子里射进两三方斜斜的太阳,温暖的阳光将我从睡梦中唤醒,我用力睁开红肿的眼睛,用手支撑着身体坐起来,头懵懂懂,沉甸甸的,肚子叽里咕噜的叫着。我穿好衣服,准备着早饭。
  
  林桦一边敲着门,一边喊着:“柳青,柳青,你在吗?”
  
  我放下手中的碗筷,胡乱的收拾了一下屋子,给林桦开了门后,请他进屋坐下。
  
  林桦进屋后,看见我正在吃饭,嘱咐我乘热赶快吃,然后,环视了一下屋内,说:“柳青,我听同事说你病了,前两天工作有些忙没能来看你,今天休息,我过来看看你,顺便给你买了些你爱吃的水果。”
  
  林桦将水果放到我的桌上,坐下后,看着我,问到:“什么病呀?怎么样了呢?看医生没有?”
  
  我抵着头,吃着饭,低声说:“我没事,就是有些感冒头疼,吃了药都好些了。”
  
  我说完话,习惯的抬头看了林桦一眼,就在我看他的时候,他的目光正注视着我,那炙热、关切的目光,让我心慌的赶紧低下头继续吃饭。
  
  也就是这个时候,林桦才看清我肿胀的眼睛,憔悴的面容。他急切地说:“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眼睛那么肿,人那么憔悴呢?一定是病得不轻!我陪你再去看看医生。”
  
  他起身来拉我,让我和他一起去看病。
  
  我忙着挣开他的手,说:“不用,不用,真的不用的。我吃了药好多了。你看,我现在都能吃这么多饭了。明天我就去上班。”
  
  林桦无奈的坐下,面带愁绪地说:“看着你这样子都让人心痛!你实在不去,我也是没办法,那我给你削个水果吃吧。”
  
  林桦边削水果边说:“我们都是一个人在外打工,遇到什么事一定要说,生病不要硬扛着。这两天上班我没有见到你,我都有些着急,后来听同事说你生病了,我一时忙,走不开,没能来看你。其实我一直都很惦记你的。”
  
  我看着满脸关切的林桦,想着这一年来共事中帅气能干的他给予我的帮助、关心,点滴中流露出对我的爱慕,这一切的一切,我不是不知道,不是没有感觉。他撩人的眼神,让我为他心动,我也无数次的试着想去接受林桦的爱,可我却总是迈不开那一步。说实话,我的心里一直没有真正放下过钟伟,又怎么接受林桦的爱呢。
  
  林桦的关爱并没有因为我的淡然而放弃,反而与日俱增。他为了我和相好多年的女友分手,全身心的爱我。我在天天饱受林桦的关爱中,逐渐感受到了生活的幸福。
  
  生活往往就是这么捉弄人,正当我渐渐地接受了林桦的时候,钟伟却出现了。面对初恋情人的来信,我的心开始波动了。这个曾经让我爱得至深,愿意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一切给了他的人,这个曾经让我为爱生痛,为失去他而不思茶饭瘦似黄花的人,这个曾经让我想忘,却一辈子刻骨铭心的人,在别后一年多又回到我的面前。而眼前则是日日关心、关爱我的人,在我困难无助的时候帮助体恤我的人,让我时时能感受被爱的幸福的人。
  
  我的心被这两个男人纠结着。
  
  此时,我接过林桦为我削好的水果吃着,心里泛起了一丝甜甜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