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乐美文网

严师出高徒

作者:金色女子 来源:九九文章网 时间:2019.10.09 20:12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开过车吗?”副驾驶座上的年轻人问。
  
  “没有。”我看看正在开车的小伙子,又瞅瞅副驾驶座上的年轻人,心想,“到底谁是教练啊?该不会是这个又黑又楞的年轻人吧?”可没敢问。
  
  “会骑摩托吗?”还是他问。
  
  “会骑仨轮的,不会骑俩轮的。”
  
  “为啥?”
  
  “仨轮的稳当,不倒,俩轮的怕倒啊!”
  
  “哈哈!”正在开车的小伙子忍俊不禁。
  
  车里的气氛立时活跃起来了,我的精神也放松了。车子又沿着练车场转了一圈,“到时间了,你该下车了。”副驾驶座上的年轻人冲着开车的小伙子说,然后回过头来:“该你上车了。”我猜的没错,他就是教练,刚下来的小伙子原来也是练车的。
  
  “别紧张啊!”教练叮嘱我。
  
  你还别说,刚上车的时候,紧张的心咚咚直跳,坐在车上转了两圈,还真不紧张了。教练手把手教给我怎样踩离合、挂档,然后再慢慢松开离合,车子就会往前走。这看起来似乎挺容易,做起来却没那么简单。离合松的太快了,车就会灭火,松的太慢了,车啥时候不挪窝,不一会儿,就是一头汗。还好,教练就坐在旁边,不用怕。
  
  瞧!我居然也能开着转圈了。
  
  刚刚转了两圈,还没摸到门子窗户呢,教练把我撵到后边,自己开上车:“走,不转了,练倒库去。”
  
  “我还没学会开呢,这就学倒库了?”我一脸的不解。
  
  “慢慢就会了,学倒库!”没办法,跟着走吧,谁让人家是教练,咱是学员呢!
  
  教练先给我做了一个示范,什么时候该把方向打死,什么时候该把方向回正,才能把车倒进库中,反复说给我听,然后把方向盘交给我,“你自己来一把。”我怯怯的坐进车里,心里却在嘀咕:“我行吗?”教练就坐在旁边:“先踩离合,挂档,再慢慢松离合,一定要慢。”我按照教练说的,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松离合,感觉好长时间了,车咋还不动呢?好不容易动了,只顾着打方向盘,忘了踩离合,车速快了,这下糟了,压线了。“跟你说慢点,慢点,你是没听到还是咋的?再来!”
  
  教练训的我头上的汗都出来了,可我愣是没敢吭声。没办法,再来一次吧,这次车速倒是不快,方向却打反了,我偷偷的瞅教练一眼,小声说:“哎呀,反了。”
  
  “你还知道反了呀?我说你咋那么笨呢?”教练气呼呼的摔上车门,站在一边,不管我了,“照这样,十年你也拿不下证来。”
  
  我悻悻的坐在车里,满肚子不服气,“哼!门缝里看人,你学开车的时候也许还不如我呢!走着瞧!看我能不能拿下证来。”我狠狠地想。
  
  虽然心里有气,可却不敢露在脸上,“这车,咋回事呢,感觉离合都松到底了,咋还不动呢?”我瞅瞅教练,自言自语,我在给自己找台阶下,生怕教练再训我。‘
  
  “怨车,不怨人!”教练拉着长音,满脸的讥讽。
  
  得了,弄巧成拙,我一下子涨红了脸,使劲的咬着嘴唇,一声不吭,气得我眼里冒火,嗓子里冒烟,我哪受过这个窝囊气?心说:“神气啥?不就是个破教练吗?你都可以当我儿子了,换成你试试?”我只敢在心里嘀咕,脸上却不敢露出一点点不满。
  
  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十二点了。“时间到了,你回去有事吗?”教练问。
  
  “没事,咋了?”瞧把我吓得,没敢说有事,没事儿才怪呢,我的店还关着门呢!
  
  “没事儿就坐车上看看人家是咋倒的。”教练吩咐。
  
  这才叫没事找事儿呢!瞧我这张破嘴,咋会说没事儿呢?这下好了,中午是赶不回去了。
  
  现在上车的是一个小姑娘。“你练几天了?”我问。
  
  “还差一天就结束了。”
  
  “教练训我半天了,真受不了。”
  
  “我刚上车的时候也挨训,不过他人还不错,教的也挺好。”
  
  “是吗?”原来不是我一个人挨训。
  
  看她倒了两把,我就坐不住了,急的火烧火燎的,恨不得一下子飞回去,找个啥借口呢?我灵机一动,偷偷地从车上下来,蹭到教练跟前,鼓足勇气,小心翼翼的问:“我家在大山里,错过这趟班车,下一趟车就不知啥时候过来了,我还是走吧?”
  
  “那你走吧!”教练挥挥手。我如遇大赦,急忙朝停在广场的班车跑去。
  
  第二天,我早早的就来了,还差二十分钟才轮到我,昨天那个小伙子也在练倒库,我就站在旁边看。“看人家倒的多好”教练对我说。“嗯嗯,真好!”我急忙点点头。心里却说:“我早问过了,人家开了好几年大车了,当然倒的好了。”但我不得不承认,人家倒的是真好!
  
  二十分钟一晃而过,轮到我了,我按照教练昨天教我的,第一把就把车不偏不倚的倒进了库中。“咦!没想到啊!”教练似乎有点不相信,“和我想象的大不一样啊!”
  
  我极力装出一副淡然的样子,也不答话,心里却十分得意,“怎么样?还行吧?看你还怎么训我!”
  
  “行啊!,照这样下来,拿证没问题!”教练满脸的惊喜,和昨天判若两人。
  
  我还是不说话,继续倒我的库,心说:“不是昨天训我的时候了,再说了,我有那么笨么?”他哪儿知道,我晚上躺在床上还在反复琢磨呢!
  
  接着就是三十公分直角拐弯、半坡起步、S路,一下子教这么多,我哪记得住啊,“学会一样再教一样不行吗?”我试探性的问。“不行,没那么多时间。”教练的口气不容置疑。我没敢再说,心里却说:“德性!就知道训人,不讲究一点方法方式。”
  
  “在三十公分吗?”教练突然来了一嗓子。
  
  “在吗?”我左瞅瞅又看看,不敢确定。
  
  “问你呢?在不在?”话冷的瘆人。一听我就来气儿,心说:“我要是知道在不在,还用你教?”脸上却不得不挤出一丝笑容,试探道:“在吧?”紧接着把心一横“在,”心想“就算不在,你能把我咋样?”
  
  “嗯,那就是在。”教练的脸色也缓和下来了。
  
  “神经病!直接说在不就得了?还绕这么大一圈子,我还以为不在呢?”我心里骂道。
  
  碰到这样一个粗暴的教练,你不得不多加十二分的小心,一点也大意不得。
  
  紧接着就是半坡起步,等了半天,前面那辆车就是起不开步,真够笨的。“看看,比我还笨呢!”我想缓和一下紧张的空气。“哈哈!比你还笨?”一句话把教练逗乐了,你看他,笑的前仰后合,用手指着我“你还知道找个比你笨的,你还笑话人家,哈哈哈!”笑的我也有点忍俊不禁。
  
  “看到比我笨的,就不许我笑话笑话?”我的话也多了。
  
  “别光跟笨的比,就不能跟聪明的比比?你又不笨。”教练一反常态,这算是夸人吗?
  
  “还有比我笨的吗?我恐怕是最笨的吧?”心里却说“这叫低调,你懂吗?再说了,我敢吗?在你教练大人跟前,我就是最笨的。”
  
  “你教的学员十个有九个能考过,就剩我一个笨蛋,恐怕考不过,对吧?”我不失时机的恭维教练,反正又不上税。
  
  “你也能考过。”教练一本正经。
  
  “能吗?”我问。心里却说:“考不过我还不来呢!”
  
  接下来的几天,我再没有挨训,车开的也溜多了。奇怪?现在的教练看起来似乎顺眼了?也没那么黑了,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可爱。
  
  我不得不承认,这个教练对人是苛刻了一点,可教出来的学员个顶个的棒.你还别说,没有这么严格的教练,我也不能学的这么快,严师出高徒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