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乐美文网

红色童谣

作者:周俊伊 来源:九九文章网 时间:2019.10.09 20:13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我没有做……我什么都没有做,你们不要过来!”
  
  扑通一声,溅起了一滩水花。倩儿只觉得自己的身躯沉入了一片寒冷,刻骨铭心的寒冷。动弹不得,窒息,她只是依稀还能感觉到一滴温热的泪水,从她的眼角溢出。
  
  此时的湖面上,平静,毫无声息的平静。
  
  过了良久,才有人喊起:“救命啊……谁家的姑娘跳河了!”
  
  瑶瑶的尸体是那天中午室友回到宿舍的时候发现的。
  
  她静静地躺在卫生间的地板上,地上是一滩凝结的嫣红,一把锋利的匕首,插在她的心脏处,血液沿着伤口在她素白的衣服上蔓延,染出一朵暗红色的杜鹃。
  
  一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天上的眼睛眨呀眨,妈妈的心呀鲁冰花……”哼曲妇人约摸三十出头,盘着一头乌丝,穿着一身素白的纱衣。
  
  曲停了,轻摇蒲扇的手并未停下,她温柔地看着躺在藤椅上睡熟的倩儿,不由地伸出另一只手抚摸倩儿洁白的额角。倩儿睡得正香,通红的脸颊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三月三,杜鹃开。
  
  “妈妈,你在干什么呢?”六岁的倩儿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到了湖边,手里是刚在山边折的一支开得正艳的杜鹃。
  
  妇人停下了手上的事情,一边用衣襟擦着额角的汗珠,一边转过头去。
  
  “倩儿,你来湖边干什么,这里好危险,赶紧回去吧!”妇人看着倩儿,眼神里含着一丝责备,更多的却是爱抚。
  
  倩儿摇了摇手上的红杜鹃,朝妇人喊道:“妈妈,你看,好看吗?”
  
  “好看,好看,倩儿你快回去吧!”妇人无奈地看着倩儿,示意她回去。
  
  “哦……”倩儿有些失落地点了点头,转身准备回去。
  
  看着倩儿转身走了,妇人便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满满的一篮杜鹃花,是她一早从山上采的,将花瓣洗净,做成杜娟花酿,那是她家倩儿最喜欢吃的。
  
  倩儿见妇人转过身去了,便悄悄停了下来,回头往妇人身后走去,嘴里还小声喃呢着什么。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天上的眼睛眨呀眨,妈妈的心呀鲁冰花……”
  
  妇人哼着曲子,丝毫未察觉到身后正在悄悄靠近的倩儿。
  
  “妈妈——”倩儿突然拍了一下妇人的肩膀,脸上带着欢腾的笑意。
  
  妇人一踉跄,打翻了整篮子的杜鹃花,整个人也跟着掉入了湖里。
  
  “啊……”倩儿的微笑随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而僵住。
  
  “倩儿……”妇人随着湖水越淌越深,呼救的声音越来越弱。
  
  倩儿才意识到了自己闯了大祸,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只是呆呆瘫坐在地上,望着湖面洒落一片的红杜鹃。
  
  三月九,春雨急。
  
  妇人的灵柩被抬出了院子,倩倩满眼泪水地跟在后面,任雨打湿了孝服。
  
  二
  
  “又要钱,要那么多钱干什么?”中年男子恶狠狠地瞪着倩儿,倩倩低垂着头,乌黑的发丝盖住了脸颊,没有作答。
  
  中年男子愈加生气了,他猛地推了倩儿一把,把倩儿推倒在地上。
  
  “怎么了,哑巴了,我警告你,你别想害死了你妈,还想害死我!”随即他从上衣内侧的口袋里掏出一沓钱,重重扔在了地上:“就这么多,你要就都拿去!”
  
  倩儿蜷缩在墙角,直到中年男子离开了她的视线,她才缓缓蠕动疲惫的身躯,一张一张地拾起地上的钱票,一元,五元,十元,二十元,加上自己攒起来的,刚好够交高考的报名费了。
  
  “你别老是打倩儿,她都这么大了!”
  
  “我打她?那是她活该,连自己亲妈都敢下毒手,这样的孩子,谁敢要?”
  
  “那事情过去那么久了,再说她那时候只是个孩子!”
  
  “我说你这后妈怎么比我这亲爸还关心她,你赶紧去看看儿子吧,别在这跟我闹了!”
  
  “我不跟你说了!”
  
  年轻的妇女从房里走了出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红色的一百元,递给倩儿,小声说道:“孩子,拿着吧,我虽然不是你亲妈,但是咱们也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你的苦我也知道,你努力考上大学,以后你爸会知道你的好的!”
  
  倩儿伸出颤抖的手,接过了那张钱。
  
  书房里,年轻的妇女正在给她小儿子哼着那首熟悉的童谣。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天上的眼睛眨呀眨,妈妈的心呀鲁冰花……”
  
  眼泪滴落在那张红色的一百元上,就如一朵朵鲜红的杜鹃花。
  
  教室。
  
  “倩儿,你想考什么样的大学?”同桌的瑶瑶眨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倩儿。
  
  倩儿淡淡笑了笑,说道:“去北方,读师范大学。”
  
  “真好,我也是这么想的,家里还有两个弟弟,爸妈不想让我上大学,但是我跟他们说读师范大学不用交学费,他们就许了我,再加上我自己也想去北方……”瑶瑶一边说着,一边不假思索地笑了笑,随即,她眼里又露出了一丝忧伤:“可是,我怕我到时候去了北方,会想家……”
  
  “家?”倩儿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迅速浮现了苍白。
  
  瑶瑶看倩儿不高兴了,也不再说什么,毕竟倩儿家里的情况,她也是清楚的。
  
  三
  
  “猜猜我是谁?”倩儿正收拾着自己的床铺,一双纤细的手遮住了她的双眼。
  
  倩儿放下手中的被单,将那双手摘下,一字一顿地说道:“还能有谁?当然是捣蛋鬼瑶瑶啦!”
  
  “没意思!”瑶瑶噘着小嘴,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
  
  等倩儿把床铺弄好了,瑶瑶却突然带着哭腔问道:“倩儿,你真的不想家吗?”
  
  倩儿犹如僵在了空气中,半天才吐出一个字来:“家?”
  
  好陌生,好陌生。
  
  我该想念谁了?那里始终都不属于我。倩儿感到自己的眼角溢出一丝温热。
  
  三月三,杜鹃开,那鲜红的杜鹃在北方却不常见,只是校园里有种了几株改良的品种,但却远不及山上生长的那般鲜艳。
  
  “倩儿,你说我跟耿声能成吗,我这可算是主动出击了!”瑶瑶穿着一袭鲜红色长裙,脸上挂着一副情窦初开的表情。
  
  耿声?耿声……不就是那个每天给自己送情书的男生吗?
  
  “倩儿,在想什么呢?倩儿!”瑶瑶的一声呵斥,让倩儿回了神。
  
  方才,自己在想什么呢?等倩儿定睛一看,眼前是瑶瑶一片鲜红的长裙,她顿时觉得眼前一晕。
  
  醒来的时候,耿声坐在自己旁边,眼里布满了血丝,也充满了温柔。
  
  “你会唱歌吗?”倩儿的紫唇微微颤抖。
  
  “你想听什么?”耿声笑了笑说道。
  
  “鲁冰花……”倩儿也笑了笑。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天上的眼睛眨呀眨,妈妈的心呀鲁冰花,家乡的茶园开满花,妈妈的心肝在天涯,夜夜想起妈妈的话,闪闪的泪光鲁冰花,啊……”
  
  耿声的声音有点沙哑,有点低沉,歌唱得也不算好听,可不知道为什么,倩儿想哭,眼泪早已经扑簌流下。
  
  “怎么了?”耿声被倩儿的满脸泪痕吓住了。
  
  倩儿摇了摇头,噙住泪水。
  
  耿声俯下身,吻在了倩儿的额角。
  
  砰——
  
  那是饭盒打落在地上的声音。
  
  四
  
  “倩儿,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没有!”
  
  “够了,咱们走着瞧!”
  
  瑶瑶走了,甩着一席乌黑的长发,和夕阳下狭长的影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倩儿的事情在学校已经是人尽皆知。
  
  “倩儿你别过来,我怕你把我从走廊上推下去!”
  
  “倩儿,我昨天晚上做恶梦了,梦见水里有个女鬼缠住了我,我看我们以后还是别交往吧……”
  
  ……
  
  “倩儿,我们还是分了吧,我家里可能接受不了你……”
  
  同学,室友,最后是耿声,那天他低着头,不敢看倩儿。
  
  “接受不了我什么?我不过是亲手把我妈推进了湖里淹死了而已……”倩儿冷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大家都介意这样的事情,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操场上,大雨中,倩儿哭得撕心裂肺。
  
  朦胧之中,她仿佛看见了一个穿着素色纱衣的妇女朝她走过来,抚摸着她的额角,轻轻哼着……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天上的眼睛眨呀眨,妈妈的心呀鲁冰花……”
  
  “妈,带我走吧……”倩儿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杜鹃花的红色,仍在蔓延。
  
  校长办公室。
  
  “吴倩儿,你也知道你的事情在学校产生了不好的影响,而且你毕竟有犯案的前科……”
  
  “哈哈哈哈,犯案?前科?一个六岁的女孩杀死了自己的母亲?哈哈哈哈……”
  
  倩儿紧紧攥着手中那份劝退信,离开了校长办公室,她走到了宿舍楼下,将那封劝退信撕碎,洒向了天空。
  
  “我做错了什么?”她垂下头,冷冷一笑,雨水无情地打落在她的身上,她的心上。
  
  “都被学校劝退了,还回来做什么,不知道什么叫做丢脸吗,滚!”中年男子砰地一声将门关了起来。里面,是他和年轻妇女的争执声,依稀还能听到孩童的啼哭声。
  
  身上剩下最后的一些钱了,她咬了咬苍白的嘴唇,离开了那个叫做“家”的地方。
  
  “你还来找我干什么?”瑶瑶没想到倩儿居然站在她的宿舍门口。
  
  倩儿不语,回头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
  
  瑶瑶脸上飘过一丝诧异,倩儿今天穿着一袭红色长裙,脸上涂了浓浓的粉底,嘴唇也抹上了深色的口红。
  
  五
  
  这是倩儿第一次去KTV,也是最后一次,她不太熟练地操控着点歌机,点了一首《鲁冰花》。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天上的眼睛眨呀眨,妈妈的心呀鲁冰花,家乡的茶园开满花,妈妈的心肝在天涯,夜夜想起妈妈的话,闪闪的泪光鲁冰花,啊……”
  
  唱着唱着,泪水就不由自主地顺着脸颊淌落下来,冲花了脸上的粉底,冲花了唇上的口红。
  
  音乐停了,倩儿听到外面响起了警车的鸣笛声。
  
  她慌张地冲出了KTV,一直往远处跑去。
  
  “吴倩儿,我是警察,有人证明你涉嫌杀害孙瑶瑶,请你跟我们去一趟警察局!”
  
  “我没有做……我什么都没有做,你们不要过来!”
  
  扑通一声,溅起了一滩水花。倩儿只觉得自己的身躯沉入了一片寒冷,刻骨铭心的寒冷。动弹不得,窒息,她只是依稀还能感觉到一滴温热的泪水,从她的眼角溢出。
  
  此时的湖面上,平静,毫无声息的平静。
  
  过了良久,才有人喊起:“救命啊……谁家的姑娘跳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