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乐美文网

色五月丁香

作者: 匿名 来源:美文阅读网 时间:2018.01.28 01:09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色五月丁香

  五月里,怎么也爱不够北方的丁香。
  
  看过玉渊潭的樱花,单调的花瓣没几天就呼啦啦的随风散去,干干净净无影无踪,想起来总有些落寞惆怅,因为那美太短暂了。
  
  也看过植物园里的兰花,那漂亮的蝴蝶兰,杏黄兜兰,躲在阴暗潮湿里,妖娆得像谁的情人,再怎么艳丽可就是不香。
  
  唯独丁香,那五月的丁香,纯真无邪,低调谦虚,光光辉辉的绽放着,据说丁香的花语是——初恋。
  
  于是,我便更喜欢她十分,更爱她百倍。
  
  无论行走在公园路旁,还是穿越在城市之间,或者在远处暖阳的山坡上,倘若知道我来,她便会追风而至,用那浓郁的芬芳与我做相逢时的拥抱,那太美的滋味,让我总不舍得与五月告别,我总是看也看不够她,想也想不倦那香,就这样累了明眸,醉了痴心。
  
  我那日渐下降的视力,只要看到丁香就眼前一亮,那像雾像霞的一蓬洁白,那如梦如烟的一串淡紫,到底我和这世间的她有着怎样的情缘,为何无论在哪我都能遇到她,而每次遇到她我都禁不住要驻足凝望,思绪飞扬。
  
  我喜欢她小小的四角花瓣,似乎每一瓣都是对季节的思念,据说如果看到五瓣六瓣或七八瓣的丁香,那么就会偶遇奇缘,与前世失散的情人相遇,为了这个传说,许多人都偷偷的在丁香树下数花瓣,当然这些人中以少男少女为最多。
  
  我倒是很喜欢看小小的丁香花们结成的长串,像一帮窃窃私语的小姐妹,有的大方,有的腼腆,像十七八岁的少女,羞羞答答,按捺着砰砰乱跳的心儿,怎么也掩不住诱人的体香,她们手牵着手探出欣喜的头,在万千人海中期盼着,只为等到为自己回眸的人出现。
  
  忽然想起一句古诗“芭蕉不解丁香愁”,难道丁香也有愁?
  
  哦,我想会有的。那单纯的初恋情人,错过了真的就很难再见到吧?曾经的记忆是那么美,总盼望岁月别伤TA,于是就用这一季又一季的盛开来纪念这北方的五月吧。
  
  一下子明白了丁香的芬芳,那该是来自苦寒吧?
  
  所有的花都可以用娇艳来形容,而丁香却是坚强的。北风冬季的平均气温大约在零下二十六度左右,而丁香花特别耐寒,不易遭受病虫害的侵袭,生命力极强,这小小的花具有北方人质朴、豪爽、真诚的特点。丁香花能吸收空气中二氧化硫等有害气体,有改善环境、调节空气的作用,据说她的花香还有利于睡眠,难怪每次走到她的树下我都渴望有一个长椅,幻想着静静的躺在上面,甜甜的去做一帘幽梦。
  
  北方的春天来得迟、去得快,而丁香花恰在这个时节绽放,弥补了哈尔滨春光短暂的缺憾,或许我疯狂地爱上摄影也缘于酷爱这五月的丁香吧,每年拍过雪景最盼的就是丁香花开了。
  
  丁香花是哈尔滨市的市花。我拍过紫丁香、白丁香、红丁香、朝鲜丁香、关东丁香、辽东丁香,还有从小兴安岭、完达山森林里移栽来的野生暴马子丁香等,可我却怎么也拍不出丁香花的那种精神,那是北方女性的精神,不矫揉造作,不华丽炫彩,阳阳光光,皮皮实实的散发着浓郁的芬芳( 美文网 Meiwen.com.cn )。
  
  如果有钱,我一定建一个自己的丁香园,盖一座小小书斋,就取名叫“丁香苑”,一个人住在那里,朝餐露,晚披霞,听雪落枯枝上的呢喃,等丁香绽放的下一个五月,在岁月的流年里煮字熬句,祭奠那一季又一季的盛开和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