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乐美文网
  • 苏三婆

    发表于2018年01月28日 02:02

    一四十多年前,冬天,大杂院。早饭时分,一缕缕冬阳穿过高窗格子,照进了窑里,撒在了炕上、地上,碎金一片一片。土炕中间的木盘里并排放着一碟腌萝卜叶子、一碟醋调辣子面,挨盘边码放着七八个玉米麦子面混合的馒头... [ 阅读全文 ]

  • 门前有块绿地

    发表于2018年01月28日 02:03

    租住的地方是一乡下村子,生活购物方面不够便利,周边零星散布着大大小小的工厂作坊,成了污染重地。加之村子没有下水道设施、垃圾清理不够完善,所以此处的环境自然好不到哪去。虽然我们住的小院还算清净,可起初来... [ 阅读全文 ]

  • 爷爷的小木屋

    发表于2018年01月28日 02:05

    年轻有为的他当时也是党员出身,三十年代初生人,四十年代末参加部队,几十年的部队生活,那个年代,战火纷飞,也扛过枪,上过战场;那一片天空硝烟四起,民不聊生!温饱生存在那个时代确是大问题。后来到解放,生活... [ 阅读全文 ]

  • 悠悠苜蓿情

    发表于2018年01月28日 02:06

    苜蓿早已远离现今的幸福生活许久,即使在农村,也鲜有所见。对于苜蓿,我并没有过多的印象,但至今仍保留着深厚的感情。记忆中,我只吃了几顿苜蓿滋卷(陕西小吃),而且那时,我并不认识苜蓿。直到吃完滋卷满嘴流油... [ 阅读全文 ]

  • 未拿出的离婚协议书

    发表于2018年01月28日 02:07

    看他发来的视频,她知道他离家不远了,她想去看他,也顺便看看山上的雪景,可他就是不答应,告诉她这是违反规定的。她骂他木头,他笑着回信息:“等我有时间带你出来滑雪。”她看着他的信息,心凉到了谷底。等,又是... [ 阅读全文 ]

  • 独酌一杯忘情水,浸泡孤独的爱恋

    发表于2018年01月28日 02:09

    一刻骨的思念把我凋琢成冰花一朵,你的颊边是否残留泪痕的余温?月光圈住蓝色的情愫,搅乱夜深沉的独眠。风安静地走了,海娴静地吟唱,你是否在凝视她妩媚的风情?轻纱似的雾拥紧洁白的嫁衣,娉婷沉入影中的甘美。爱... [ 阅读全文 ]

  • 印象鸟林街

    发表于2018年01月28日 02:10

    广丰有条街,名叫鸟林街,这是全国独一无二的街名。为何叫鸟林街,已经没有人知道,也无从考证。九十年代之后,老街改造,把弯的改直了,窄的改宽了,走向也有所变化。现在有了新的名字,叫鸟林新街。住在老鸟林街的... [ 阅读全文 ]

  • 铁砣爷

    发表于2018年01月28日 02:11

    铁砣爷拖着他的白腊棍,在秋月的清辉里逡巡。他不时地用棍子重重地杵地,把静夜杵得支离破碎。他还时常地干咳,响亮得像筛锣,能镇住所有天籁。铁砣爷是生产队的护林员,一片茂密的树林以及树下丛生的野草,还有河边... [ 阅读全文 ]

  • 悠悠水之韵

    发表于2018年01月28日 02:13

    风雨迷离的日子,我跋山涉水而来,一路行吟,一路回首,所依在山,所恋在水,流连于你,涤尽漂泊的尘埃,盛开满怀的绚烂,拈笔为你写下。悠悠水之韵,流淌的是俏媚。从一个山谷滴滴答答,左邀右纳,汇成一缕,一束,... [ 阅读全文 ]

  • 无言的教诲

    发表于2018年01月28日 02:14

    环境中每一个人的言行品格,都是融入成长过程的建材,使这个人的思想感情与行为受到感染,左右着这个人的生活态度。环境给一个人的影响,除有形的模仿以外,更重要的是无形的塑造。——罗兰一在大山深处,崇山峻岭之... [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