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乐美文网
  • 《南行杂记》朱自清

    发表于2019-07-16 00:45

    南行杂记朱自清前些日子回南方去,曾在“天津丸”中写了一篇通信,登在本《草》上。后来北归时,又在“天津丸”上写了一篇,在天津东站亲手投入邮筒。但直到现在,一个月了,还不见寄到,怕是永不会寄到的了。我一点... [ 阅读全文 ]

  • 《秋荔亭记》俞平伯

    发表于2019-07-16 00:45

    秋荔亭记俞平伯馆之在吾家旧矣,吾高祖则有印雪轩,吾曾祖则有茶香室,泽五世则风流宜尺,其若犹未者,偶然耳。何则?仅生猪年,秉鸠之性,既拙于手,又以嫩为好,故毕半生不能营一室。弱岁负笈北都,自字直民而号屈... [ 阅读全文 ]

  • 《桂林的受难》巴金

    发表于2019-07-16 00:45

    桂林的受难巴金在桂林我住在漓江的东岸。这是那位年长朋友的寄寓。我受到他的好心的款待。他使我住在这里不像一个客人。于是我渐渐地爱起这个小小的“家”来。我爱木板的小房间,我爱镂花的... [ 阅读全文 ]

  • 《孤岛大年夜》朱雯

    发表于2019-07-16 00:45

    孤岛大年夜朱雯黑暗涂抹着孤岛的夜空,像巨蟒的火舌似的闪烁在遥远天际的是:CaPstanSmoke!那边,矗立着高高的钟架宛如跟唐吉河德搏斗过的风车,亮着霓虹灯的市招:红锡包香烟;是RllbyQueen... [ 阅读全文 ]

  • 《六城颂》靳以

    发表于2019-07-16 00:44

    六城颂靳以喂,你没有看见过上海么?就是那边,你看,那一派红光。那不是火,傻孩子,那不是我们那里烧山的野火,那是那个不眠的大城冒出来的光。你说我们这里早就黑了天,邻舍家有的都睡着了,不错,上海的天也黑了... [ 阅读全文 ]

  • 《沈阳一日》高洪波

    发表于2019-07-16 00:44

    沈阳一日高洪波身为东北人,东北却涉足不多,一是因为从小就随父母人关,继而青年时期入伍云南,对南方的喜欢与适应,已远甚于东北;二是由于东北距北京近,譬如沈阳,一晚上的功夫,差不多抬腿就到,机会有的是,殊... [ 阅读全文 ]

  • 《流浪京都》古清生

    发表于2019-07-16 00:44

    流浪京都古清生今天早上起来,摹然看见楼前的银杏树一片金黄。初阳斜照,晨风轻拂,一枚枚的金黄的叶子悄然落下。已经是秋天了啊,心里面悠然地浮起一缕凉意,这季节是如何在我的不觉间又一次光临?这该是我在北京度... [ 阅读全文 ]

  • 《桐庐行》柯灵

    发表于2019-07-16 00:44

    桐庐行柯灵我生长在水乡,水使我感到亲切。如果我的性格里有明快的成分,那是水给我的,那澄明透澈的水,浅绿的水。我多次横渡钱塘江,却只是往来两岸之间,没有机会沿江看看。钱塘上游的富春江,早就给我许多幻想了... [ 阅读全文 ]

  • 《秦始皇陵兵马俑博物馆纪游》周沙尘

    发表于2019-07-16 00:44

    秦始皇陵兵马俑博物馆纪游作者:周沙尘世界古代有所谓七大奇迹,这是公元前二世纪时胖尼基一个名叫昂蒂帕特的人为之命名的。当然,这个生活在公元前二百年前的昂蒂帕特,是难以知道在他生存的年代,东方中国正在出现... [ 阅读全文 ]

  • 《南岳纪游》洪周肖琦

    发表于2019-07-16 00:43

    南岳纪游高山的春天,象孩儿脸阴晴无定;有人担心我们去南岳会一无所获。"五岳归来不看山",太诱惑人了,虽是暮春时分,我们仍然不改初衷:去!踏上南岳古镇,不免踌躇起来。横在眼前的,不过... [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