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乐美文网

莲心知为谁苦?

作者:高个 来源:九九文章网 时间:2019.10.09 05:15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有人可以一见如故,有人虽熟悉,却仍像陌生人。”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不坏好意的笑道。
  
  她拉了拉右肩的吊带打趣道:“有的人看似一副臭皮囊,却是一只披着狼皮的羊。”说完后便拎起她艳红色的包扬身而去。
  
  对于这样一个没有机会合作的客户,直接去谈生意还不如敞开心扉让他去了解你,至少成为朋友后或许还有那么一丝丝机会。
  
  这是我的看法。很显然我的如意算盘不适合现在这个角色。
  
  之后经过朋友说起我才知道她有自己的团队,而自己巴求合作的目的在别人眼里只是一个打趣的小丑而已。不过这样的结果也
  
  算是对刚入门的我一个安慰吧。
  
  6月12日,压抑的心情犹如天上的太阳甚是炽烈,无奈我选择那附近家古朴幽静的茶馆去听听音乐,因为我觉得那家环境很好
  
  古典式装修,精致而不显得做作,里面的音乐很缓而且有一种说不出的淡香,无聊时还可以看看书。这样的环境对我来说无疑是难以抵抗的诱惑。
  
  时间一分一秒的滑过,左手钟表时针已悄悄向9发起进攻。外面地标性的建筑已从水泥墩子变成灯火辉煌的玉米棒。不知怎么内心突然有种孤独空虚浮上心头,显得与外面的世界格格不入真是纠结又难受。
  
  “是啊,一个繁华热闹的外滩竟然有这样一个幽静的地方,何等的格格不入,是何等人竟然有这样的眼光?又是何等人......”正托着下巴暗自佩服时我看到一个身穿单排扣牛仔裙上穿纯白色T恤的女生“嘎达,嘎达......”缓缓走来。准确来说我从来没有见过穿高跟鞋能走出这种气质的女生。一种高傲,一种优雅,一种自然和洒脱,竟然好不冲突。
  
  只见她去前台寒暄了几句后竟笔直想我走来,‘嘎达’声伴着下身的扭动和上身的起伏,看得我犹如一只闻见猩的猫一直陶醉着。
  
  “呦,你是来看书的还是蹲点的?”她打趣道。
  
  “本来是看书,谁知变成了蹲点。”
  
  “来姐看你看的什么?”话音还未落她便伸手抢去我面前的书。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嗯。不错!这是我看过后放在这里的,第一版我预定三本,两本送给了闺蜜,一本留在了这里,希望有缘人的敬之。我喜欢里面的每一句话,印象最深的一句就是‘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上帝会让你付出代价,但最后这个完整的自己就是上帝还给你的利息。’”说完后她看着问“你呢?”
  
  “30岁男人失去的世界,才有30男人看的见得世界”
  
  “很多人认为张嘉佳的话是鸡汤,你怎么看?”她捋着飘逸的头发问道。
  
  “我不同意,鸡汤是虚假的温暖,但张嘉佳是客观的,尽管更多人认为他发表的是主观言论,我相信自己的感觉和眼睛。不知杨阿姨怎么看?”
  
  她举起杯子满脸笑意道“看在这本书的份上,要不阿姨请你吃饭?”
  
  “谢谢大婶好意,叔叔不习惯吃软饭。”
  
  听到这句话她假装满脸鄙视的说:“刚吃叫阿姨,又自称叔叔,现在又叫大婶,你好意思嘴欠我可不好意思自称大婶。”
  
  “过来,把头伸过来一点。”她勾了勾香葱般的玉指说道。
  
  听到这话我故意把目光在她上身打量一番然后道“看你斯斯文文的一女生怎么这么......说吧!你是想揪耳朵还是想偷袭我初吻。”
  
  听完后她便用手捂住嘴巴“嘻嘻......”笑起来“不超三句话就没正形,快点!把耳朵凑近点。”
  
  其实我也觉得这样一直撩也没多大意思,最主要的是影响自己形象,索性把耳朵向他慢慢靠近。
  
  “宁愿请不需要帮助的人吃饭,不请需要帮助的人喝水。”她窃笑道。
  
  “看来杨总真不打算帮小弟一把了。算了,买卖不成情意在。“我假装色咪咪的道。
  
  “去你大爷的,男女之间谈你妹买卖。不要赏脸蹭你顿饭你就一直拿着做文章,强势的我遇见固执的你不如找个地方喝点饮料AA制一起聊聊天?”她眨着眼睛问。
  
  “美女相伴即使我有理由拒绝,可荷尔蒙也不会愿意啊!对面那家吧?离你地盘进安全。”
  
  “果然没看错人,冲你这句话,以后只要不想在现在公司呆。我公司大门永远为你敞开!”她豪爽道。
  
  “人各有志,每个地方都有他特有的气质,只是我不适合这个地方,希望你懂.”我淡言道
  
  “我说过‘我公司大门永远为你敞开!是永远!你懂?”她有点失落的说。
  
  “谢谢杨姐好意,今天我请客!”
  
  “好啊!”说着她便招呼服务员过来点了一瓶名字很生涩的酒。
  
  “第一杯,我敬你,也向你道歉。其实我调查过你。”刚说完她便一饮而尽。
  
  我木纳的回了句“没事,只是谈合作,在你的地盘有能有什么小把戏。”
  
  “第二杯,我敬你,为我们的相识敬你......”
  
  还没等她说完我便看着她眼睛然后按住她将要举起酒杯的手。一个交错便四目相对,空气瞬间凝固了。
  
  “杨姐,其实......”
  
  还没等我说完“哗啦”一杯酒便迎面而来。
  
  我抽出一打纸巾擦了擦脸上的酒惊讶的看见她坐姿笔直的盯着我。
  
  “我以为你是正人君子,没想到......”她无奈的说道。
  
  “你神经病啊,我话还没说完呢!刚才是想说“预先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其实见你之前我也有你资料,没想到你......”我愤怒的道。
  
  她听完这话“噗呲”一声便哈哈大笑起来。“笨嘴拙舌你活该!也怪刚才卡在那个关键点上了。你TM还摸我手,就算是给你的教训。”
  
  听完她这话我甚是无语,只能默默道“十年醉了太多次,身边换了好多人,就坐上放了好多菜,怀里洒过好多酒。”
  
  “还刷嘴皮子呐?是不是刚才就洒的有点少?”她调皮的说笑。
  
  “得了得了,第二杯就为了我们的相识共同举杯吧。”
  
  “好吧,姐姐就放过你了,这页算翻过去啦。”
  
  “其实怀里的酒没白洒,谢谢你的真诚与信任”我坦言道。
  
  “彼此彼此,从你身上我也学到很多,至少能感觉到与你一起聊天的轻松快乐,不虚伪,不做作,不迎合......”
  
  “得了得了,别夸我,要不我会误会的,活出自己的本色就行,人贵在一个真字。要不活的多累啊,其实我也喜欢你的性格。”
  
  话毕,只是相识一笑,便不约而同短期酒杯,温润的液体暖洋洋的经过喉咙略留一丝丝甘甜。此时她白皙的脸颊上已泛起点点红晕,在柔和的灯光下显得更加楚楚动人。
  
  “你今天很漂亮。”我打趣道
  
  “谢谢!”
  
  “你胸前的蝴蝶结系的很特别,能教我怎么系嘛?”
  
  “你想死还是不想活”她用脚尖轻轻点一下我的脚趾娇声道。
  
  “是你T恤上写的‘disengage’怪我龌蹉唠......”
  
  “你妹,那是解脱得意思,非要理解成解开,死不要脸。”说完便给一个意味深长的白眼。
  
  其实到这里她已经把所有性格爱好生活方式都透露了给我,这就是她的真诚。真诚到没有一点点防备意思,这样的女生万一真的碰到一个富有心里学经验的人真的就。。。想想就感觉可怕和担心,可又无能为力。
  
  “看过
  
  《老炮儿》吗?”
  
  “冯小刚的《老炮儿》?这是好故事。即使是最小的胡同,也有它的规矩与秩序。老了的“顽主”,年轻气盛的“小炮儿”,嚣张跋扈的富二代,讲的是他们自己的版图,不错的电影。”我不暇思索的回答。
  
  《“有种你爱我》呢?”
  
  “看过!”
  
  “其实我是单亲家庭,我爸爸3年前车祸去世了,对方给了一笔丰厚的抚恤金,还时不时的来探望,现在这家公司就是......”她坦言道。
  
  我细心的听着她娓娓道来,虽然此刻很想给她一个肩膀一个拥抱,但是我抑制住了内心的冲动。
  
  “从失去父亲那一刻我突然就感觉到了自己以后所要面临的一切,虽然有时累的真想大哭一场,但是我一直在控制。因为我怕,我怕母亲会看到伤心流泪,我怕母亲看到后会难受。另一方面我也不想看着这笔抚恤金就再我手中被我缓缓玷污,我要用这笔钱好好经营这个家,我要给母亲想要的任何一种生活,不管物资还是精神。直到遇见你,我才知道‘我也需要一个依靠’说着说着她的泪水伴随着哽咽唰一下便顺着脸颊流到香颈。
  
  “过去的都过去了,相信以后更美好!别哭了,本来就丑,这一哭就更丑了。”我递过去两张纸巾十一她擦下泪水。
  
  “我能坐过去吗?”她哽咽着说。
  
   我揪了揪耳垂说:“少喝点,你脸都红了。”
  
  “你在转移话题。”说着她便撩了撩裙摆一屁股做了过来。
  
  我不自然的想旁边挪了一下。
  
  “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她打趣道。
  
  “不怕你吃,万一把我推倒了呢,我可还纯着呢。”
  
  “就是要推倒!”说着便向我这边挪了挪身子一头歪在我的肩膀上。
  
  “大婶,这样不好吧?刚才的信任程度可......”我忐忑道。
  
  “刚才的信任?你顾虑什么?我的生活性格背景都被你了解的一清二楚,你还在担心什么?怕了吗?”她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嘲笑道。
  
  对于这样的套路与胸怀我真的应接不暇,刚才还在煽情,现在突然主动调戏,180度的大转弯......
  
  低头看看她绯红的脸颊,身下突然就有了感觉。
  
  “好看吗?”她单手盖着傲挺的双峰问道。
  
  “好看!”双手不受控制的搂住了她纤细的嫩腰。
  
  “吻我”她闭上眼睛羞涩的说。
  
  假如说此时换做另外一个赏心悦目的姑娘,或许我会毫不留情的主动出击,可不知为何,此时我真的下不去口,更下不了手。
  
  内心与欲望的厮杀不知拼了多久,她睁开眼睛到“因为你害怕!所以你不敢!”
  
  “不用挑战我的欲望和尊严,道德至上。”
  
  “那好啊!喝了这两杯酒我就让你走。”
  
  想想这酒:不愧是进口,喝着虽然软绵绵的还温润可后劲还是很猛的。
  
  “好,只要你喜欢”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当时只感觉胃里翻江倒海头晕目眩。
  
  “你走吧!算我走眼,更恨我自己的无知。”
  
  听完她的话我便扶起她的身子起身向外走,因为刚才我推理到对面那家茶馆肯定和她有关系,所以酒后不用替他担心。可刚走完几步就感觉世界在转后面却一无所知。醒来后我发现我躺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房间很精致,装修很简约,满墙都挂着幸福与甜蜜。
  
  “你醒啦?昨晚真的不好意思,这丫头没给你添什么麻烦吧?”厨房里传来两句和蔼的问候,显得那样亲密慈祥。
  
  我回过神来急忙说道:“没,没,没有。谢谢阿姨!”
  
  她看着我怀里伏着的那只猫一样的女孩,露出一种强忍的心疼。或许这也是她第一次见自己的女儿这样满足轻松的睡姿。
  
  我捏了捏她纤细的腰轻声道:“下雨啦!赶紧起床关窗户。”
  
  果然着招很好用,等她反应过来后突然憋出一句“你怎么在我家里?”
  
  “我怎么在你家里?”我指着自己的下巴疑问满怀。
  
  “哦,昨天是小林送你们回来的,说你搂着人家脖子不撒手,只好一起打包回来了”她看着自己的女儿笑道。
  
  “哈哈......打包?老妈,我还是你亲生的不?”
  
  “哦,哦,忘记给你介绍了,这是我妈,估计你都知道了吧,还有我爸他在那里。”她指了指后墙。
  
  看着她天真的样子我无奈的笑了笑。
  
  “不好意思阿姨,我想我该回去了......”
  
  “就你那满口恶臭,估计到街上能熏死一片,过来洗个脸再走。”不等我反应就拉着我朝洗漱间走去,还亲自为我挤上牙膏拿来杯子。
  
  睡刚喝到嘴里她便惊呼:“哎呀!用错杯子了,那是我的!”
  
  雷得我噗呲一声便将睡全部喷出,然后又坏笑道“骗你的!”
  
  “有种羊入虎穴的感觉。。。。”我木然的说。
  
  等洗刷完走出门口我看到她母亲已经将早餐端到桌上还客气说道“早餐都好了,吃完再走吧?”
  
  “不了,阿.....姨”还未来的急说谢谢,便被背后的疼痛刺激的闭上了嘴。
  
  “啰嗦!让你吃你就吃!在这里坐好了等我一起!”被他麻利的动作强制按在座位上。
  
  “你俩交往多久了?怎么一直没听他说起过你,其实我都好久没有见他这样真正的开心过了,不过还真得谢谢你!”说着她的眼眶就湿润了。
  
  已经准备好的解释在她慈祥的面庞下只好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我好了,漂亮吗?她拉开房门站在门口还他一摆一个姿势。
  
  “不得不说这身材和这姿势很标准,纯白色宽松衬衫搭配一条超短裤也很赞,不愧是学过舞蹈经过礼仪培训的苗子,只不过你衬衣的扣子要是能再松开两个更适合拉去喂狼。"
  
  她母亲听完我的话不禁捂嘴偷笑。
  
  “不和你这没品位的男生计较,这是我母亲亲手做的红豆糕,能吃到是你的福气。”说着便朝我的碟子中放一块糕点。
  
  我看看她母亲,“不好意思阿姨,又给你麻烦你了。”
  
  “没,没有,希望以后有机会你能常来做客。”
  
  整个早餐时间我都不好意思抬头看她,一是她着装令人羞涩,二是因为她们母女久违的笑容。
  
  时间总是短暂的,早餐后终于要走向分别。我说不用送是因为我怕。而她坚持要亲自送我离开。
  
  因为我不喜欢自动挡车,所以只好劳烦她来驾驶,一路上情景只有一种:她微红的眼睛不时瞄向副驾驶,而我的眼睛只能只勾勾盯着右方,时间仿佛凝固了似的,0.1微妙0.1微妙的跳着。
  
  “谢谢你的送行!”说着我右手便去拉车门,后来才发现徒劳罢了,车门早就被她在出发前锁死。
  
  我盯着她微红的眼睛说:“生活总要向前看,不要为了一个糟糠丢了一块宝石”
  
  “你知道我想听的不时这些,我也不逼你说了,最后一个要求:你能吻我一下吗?”
  
  我思索了好久才决定投降,因为只要在她的掌控之中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伸过头,闭上眼睛纠结的享受着这一次分离带来的内疚。
  
  一吻之后她搂我的脖子狠狠的在我左颈留下两排深深的牙印,疼痛与内疚只不过是一场内心的较量罢了。
  
  我拉开车门的那一刻情不自禁的回头朝她微笑,我以为这样就是结束,而噩梦只是刚开始而已。
  
  “我会一直记得你!你这臭流氓!”竭嘶底里的吼叫后我又听到了痛彻心扉的哭声。
  
  “我只不过是合作目的,却不经意伤害一个如此深爱着我的姑娘。”这是有史以来最让我内疚的事情。
  
  可生活又是很奇妙,总会有那么一瞬间会让你想起某些人某些事,然后痛彻心扉
  
  更多美文与分享————QQ1171417517欢迎来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