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乐美文网

大姐为了我终身不嫁

作者:海鹰高原 来源:九九文章网 时间:2019.10.09 20:19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1948的秋天,在河北省偏远地区一户农家,有一位高龄产妇生下一子名叫“王梓祥!”他的母亲共生了七个女儿,始终没有一子,这是在农村不曾光的事,家中没有一子,要遭人诅咒“绝户!”在村里抬不起头。每次出入在外,背后总是有一些村民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让原本身体不好的母亲背着“绝户”的骂名,家中无一子,去哪都被人欺负被人辱骂。七个女儿也跟着遭殃,导致王梓祥的大姐芬芳到了该嫁娶的年龄还在家里,无人上门提亲。由于他母亲身体不好,芬芳就帮着母亲照顾妹妹们照顾家里!
  
  一天傍晚时分,地里农活要做完了,村民们也陆续收工了,只有芬芳手里还有点稻子没有做完。在她不远处走来一个对自己不怀好意的男人,他就是村子里有名的光混木子李。平日里只要有机会就占尽妇女们的便宜,占完便宜不负责任,并威胁村妇,如果说出去就会烧掉房子不让她们好过。所以妇女们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由着他。
  
  木子李想趁着天黑想把王梓祥的大姐强奸了,可是芬芳见着他迎面扑来并没有害怕,表情十分平静地让他向自己一点点靠近。那个好色成性的木子李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日里十分软弱的女孩子手里竟然拿了一把砖头砸向自己….王梓祥的大姐砸完之后就落荒而逃跑回家,便把这件事如实告诉了母亲。没过多久木子李气势汹汹找上门来,把家里所有东西都砸的粉碎,还不断地咒骂他们家是绝户!最后提出要求,要王梓祥的大姐嫁给他做媳妇。王梓祥的母亲和大姐坚决不肯,就算死,也不能跟你!王梓祥的母亲凶狠狠地对木子李说。木子李却用十分坏笑的语气说:“只要你和你们家那个没有用的男人生下儿子,我嘛,嘿嘿!也许会放过美丽如花的芬芳。”王梓祥的母亲忍受百般刁难的木子李,只能答应他的无理要求。
  
  一年之后的秋天,王梓祥出生了,而母亲却因为是高龄产妇,加上身体本来就虚弱,在生产时大出血死了………..不久后,王梓祥的父亲觉得妻子的死是因为木子李,如果不是木子李的咄咄逼人一村为霸,妻子也不会死。那天王梓祥的父亲拿了一把大镰刀发誓要与该死的木子李拼出你死我活!可是在打架的时候,木子李不小心推了他一下,正巧撞到了一块大礁石上,血流成河当成死亡!由于木子李在公社里有亲戚,所以这件死亡案件定为“意外事故”处理,木子李没有任何嫌疑。
  
  王梓祥的命真是不好,生下来几天还没有看见父母,甚至连口母乳都没有喝到,母亲和父亲便双双离世!王梓祥还因此被千夫所指是克死父母的扫把星、瘟神!
  
  众人识柴火焰高,每个人都劝大姐芬芳把这个克星扔了免得克死了自己。王梓祥的七个姐姐除了大姐芬芳外,六个姐姐跟其他村民一样把王梓祥当做是灾星,一个个地远走他乡不再回来。只有大姐芬芳一直不顾妹妹的离走,村民们的唾弃坚持要把幼小的弟弟抚养长大!
  
  转眼间王梓祥14岁了,从小他就把大姐芬芳视为他的母亲,大姐芬芳为了弟弟没有嫁人。王梓祥虽然小,但是人小鬼大的他什么事都懂,每次他都会时不时地劝大姐不要为了他不嫁人,还安慰大姐说:“现在我已经是大人了,不用你照顾,你就安心地嫁人吧?”大姐芬芳摸着他的头开玩笑地说:“你让大姐嫁人就有人娶大姐了吗?傻弟弟。”
  
  王梓祥想破了脑袋想给大姐寻找一个好丈夫,怎么想也想不到合适的对象?他还怪自己太笨了呢?可是他一直没有放弃给大姐找丈夫的事。一天,学校里开运动会,大姐芬芳像往常一样给他送鸡蛋,以此鼓励他要加油,在比赛中取得好成绩。王梓祥是全班里体育健将,每一次开运动会,大姐芬芳都要给他做好布鞋,给他煮好鸡蛋送到学校。就这样久而久之,大姐芬芳总去学校,大家都知道王梓祥有一位像亲生母亲般疼爱他的好大姐,所以芬芳被誉为学校里所公认的模范大姐。
  
  每次芬芳来学校给王梓祥送吃的,都会被他的体育老师钟伟所注意。因为钟伟早已被芬芳的善良,对弟弟那份血浓于水,视为弟弟如命的亲情深深地感动了,并且在心底早已暗恋她已久。钟伟自小没有了母亲,父亲便娶了小老婆。后来父亲和后母生下自己的孩子,便不管他,所以他很早就离开了家乡到这里来教体育,一直没有遇见让他心动的女孩,如今到了30多岁还是单身一人。
  
  钟伟为了能够接近王梓祥的的大姐芬芳,经常找借口到王梓祥的家里帮助芬芳干体力活,还时不时向王梓祥询问芬芳的情况!王梓祥问他:“老师,你是不是喜欢我大姐啊?”
  
  他难以启齿地说:“我….我…..我……”钟伟被王梓祥问得脸色迅速红起来,羞于表达。
  
  王梓祥心里想,太好了,这下正如我所愿把大姐嫁出去。所以王梓祥知道钟伟的心思后,极力给大姐和钟伟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王梓祥费尽心思想到一个办法,让大姐给自己买块布料,快过年了给自己做件新衣服。因为他知道只要是自己提出来的要求,大姐一定会尽量满足他。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王梓祥让钟伟骑自行车载着大姐去县城赶集买布料,并且认真的告诉钟伟:“这回你要把握好机会,争取向我大姐表达你的心意!”钟伟笑着说他人小鬼大。
  
  芬芳跟钟伟按照王梓祥的安排去了县城,在去往县城的路上,钟伟询问起芬芳家里情况。芬芳如实的把这些年来所遭遇到各种困难一股脑地告诉了钟伟!钟伟问她:“如果现在有一个人想娶你,你会考虑吗?”芬芳深情款款地回答:“这么些年,大家都认为我们是不祥之人,所有的人都远离我们,更别说有人愿意娶我了。我弟弟小祥一直希望我能嫁出去,可是孩子怎么会知道,现实的困难性呢?再说我早已过了结婚的年龄,所以我的婚姻不会考虑了。
  
  钟伟再问她:“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不嫌弃你,不相信迷信之说,不顾世俗的观念坚持要陪你度过今生,你会再做考虑吗?”
  
  芬芳这时已经有所察觉钟伟说的这个人就是他自己,她更是手足无措脸色慌张地说:“如果我真的结婚,我也不会舍弃我弟弟小祥的,因为我在父母临终前已经在他们二老面前发誓,要一辈子照顾我的弟弟。如果让我舍弃弟弟小祥,我宁可一辈子不嫁!”
  
  钟伟这时才大胆鼓起勇气抱住了芬芳,大声告诉她:“我愿意结婚后跟你带着弟弟小祥一起过,我们三个人在一起会很幸福的。”
  
  其实在芬芳心里,已经喜欢钟伟很久了,只是面对自己的出身,身后背负着“扫把星,瘟神”的骂名,她实在羞于启齿,只能埋藏在心底。这次是弟弟王梓祥跟钟伟一起给自己爱的勇气,使她勇敢地接受钟伟的爱。芬芳觉得钟伟能够给自己和弟弟一个温暖、可靠、踏实的家,钟伟能给他们姐弟俩一个安全避风的港湾,所以芬芳深感幸福。
  
  他们俩的结合最高兴的一个人应该算得上是王梓祥了,他笑言要大姐和钟伟给他这个大媒人一份大礼!王梓祥看见大姐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笑容,那种笑容跟以前的笑不一样,现在的笑是充满幸福的笑!他深知在今后的日子里,他和大姐再也不用看别人的脸色,受别人的唾骂过日子了,从此他们姐弟将有一个强大的男人保护着!王梓祥长到14岁第一次有家的感觉,第一次有踏实的避风港….
  
  然而,幸福可靠的日子总是那么短暂,它就像从天上飞的凤凰被猎人袭击打了下来一样!
  
  他们结婚的消息很快传到木子李的耳朵里,木子李很是不服气,发誓要搅黄芬芳跟钟伟的婚事。14年前,木子李逼迫王梓祥的母亲再生一个孩子,因为木子李早有预谋。他以为王梓祥的母亲身体虚弱根本就不能再生孩子,等到她生不出来孩子时,最后被自己逼得无路可走,就会把芬芳嫁给他,这样就可以诚心如意赢得美人归了!可是人算不如天算,王梓祥母亲最后还是破天荒地把王梓祥生下来,并且还真争气生了个男婴。为此木子李的计划落空了,想与王家大干一场,但是后来出了王梓祥父亲死的案件,使他暂时停住了报复的想法,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就让他们姐弟过几天太平的日子。可谁知,芬芳还真要跟那个臭小子钟伟结婚,木子李心想,是时候出手了……….
  
  他挖空心思要想一个安全周密的计划,他于是先探好钟伟什么时候不在家,出远门的期间把王梓祥绑架了,再威胁芬芳,他就能得到芬芳的人了!
  
  在芬芳和钟伟要结婚前的半个月,钟伟要回老家把他的父亲接过来参加婚礼。走的时候,芬芳对钟伟说:“我等你回来!”
  
  木子李就趁钟伟不在家的时候,把王梓祥绑架到一个黑屋子里,把王梓祥拳打脚踢打得遍体鳞伤。芬芳看见弟弟受难,要跟木子李拼了,可是柔弱的芬芳没有打过身体强壮的木子李。芬芳无奈之下问木子李:“你究竟想让我怎么样才肯放了我弟弟?我求求你放了我弟弟王梓祥,你放了他,你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我愿意一辈子给你当牛做马!”
  
  木子李这时奸笑道:“哈哈,你终于肯求我了?你不是死硬到底吗?你也会求我?我看见你楚楚可怜的小样,我真不忍心让你哭泣,我的小心肝儿,我这个人比观音菩萨还要慈悲,我怎能看见我的小心肝儿小宝贝儿受苦呢?他变得一本正经起来,十分严厉地说:“我的要求不过分,我就是想要得到你,只要你顺从了我,成为我的人,我就会大发慈悲把你弟弟王梓祥放了,你看如何?这笔交易是再好不过的了!
  
  芬芳面对没有人性的木子李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马上杀了他,可是不能啊!弟弟王梓祥还在他的手里,看见弟弟被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打得不省人事,她只能答应木子李的过分要求……….
  
  第二天一早,木子李便按章办事把王梓祥放了,可是令芬芳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木子李并没有要真正放过他们姐弟,竟在屋里藏着一包即要爆炸的炸药,要跟他们姐弟俩同归于尽……….芬芳知道后马不停蹄把王梓祥抱出屋,可是他们没走多远炸药便爆炸了….
  
  还好他们姐弟俩捡回来一条命,可是王梓祥的眼睛却被无情的炸药炸掉了双眼,从此失明了……….
  
  大姐芬芳决定要带着弟弟远离这座令人伤心的村庄,远走他乡,到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熟知他们的地方过平静的日子。大姐芬芳已经不是原来那个纯洁的女孩了,她无法面对钟伟,更没有脸跟钟伟结婚,于是她选择离开钟伟,逃离这一切的噩梦!
  
  当钟伟带着老父亲回来的时候,发现屋里已经人走茶凉,只有一封向他告别的书信,芬芳希望钟伟今后把自己忘记,重新找一个好女孩结婚!
  
  随后钟伟便知道了他们姐弟远走他乡的隐情,他不在乎芬芳被那个混蛋恶魔所侵占,他只是在乎芬芳的心是洁白无瑕的就够了。他立下誓言要用一生的时间找到芬芳和王梓祥姐弟,他用了多年的时间跑遍大半个中国,仍然没有找到他们姐弟俩任何踪迹,最终积劳成疾克死在他乡…………
  
  谁也不知道王梓祥和大姐芬芳姐弟俩究竟去了哪里?就像人间蒸发一样不知去向?有的人说他们死了,有的人说他们化为蝴蝶飞到他们想去的地方了,还有无数个猜测…他们究竟去了哪里呢?这件事几乎成了当地有名的神话故事,被誉为离奇的传说!
  
  在2010年的云南一所养老院里,有人发现了他们姐弟俩的身影,如今已83岁的大姐芬芳照顾双目失明的弟弟王梓祥已经成为当地一大热点。双目失明的弟弟王梓祥这样说道:“我大姐的一生都是在为我而活,大姐的一生经历坎坷,为了我年轻的时候被人凌辱过,为了我放弃她深爱的爱人,带着我远走他乡。为了照顾双目失明的我,大姐尽心尽力照顾我,为了我终身不嫁,耗尽她一生的精力和心血!大姐为我所做的牺牲无怨无悔,因为她始终遵守对我父母的诺言,到什么时候也不能抛弃我这个弟弟,要一辈子照顾我,守护着我!大姐,今生我无以回报,但愿来生老天爷能够给我一次机会,我愿做你的哥哥保护,为你做我尽可能做到的一切!”
  
  这段感人肺腑的话,不是台词,更不是令人煽情的故事情节。而是他们姐弟俩用尽坎坷一生的经历谱写感动人一生的篇幅!姐姐的爱如同母亲般的爱,伟大而又坚硬!